-

紀瀾希本來就生氣,聽到蘇唯還不見自己,更氣不打一出來:“她不想見我?哼,我看她是不敢見我吧!放我進去!”

“紀小姐,你要是在這樣,彆怪我們動手。”保鏢麵無表情,警告道。

紀瀾希衝著屋內大喊:“嫂子,你有什麼事情衝著我啊!你彆對承承動手,他還那麼小!嫂子,我們肯定是有誤會的,你見見我,好不好?”

保鏢嫌棄她太煩,就把她往下一推。

她便摔倒在地。

紀瀾希冇想到,連個保鏢都敢這樣對她無理。她正要發作,就聽到一個冷笑:“你又在搞什麼鬼?”

她回頭,看到是陸斯予提著蛋糕袋,走來了。

她像是看到了救星,忙爬起來求助道:“哥,承承不見了。承承不見了!肯定是嫂子把他帶走了,哥,你讓我見見嫂子好不好?我不能冇有承承的,承承是我唯一的孩子啊。我不能失去他。”

“阿唯不會那麼做。”陸斯予回答道。

紀瀾希搖搖頭:“真的是她做的。承承消失,對她最有好處。哥,承承也是你的孩子啊,你難道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?”

“是嗎?我也有動機帶走承承啊。”陸斯予忽的一笑。

紀瀾希愣住了:“你?你帶走了他?”

陸斯予不想跟她廢話,就要走。

她忙攔住:“哥,把承承還給我好不好?我願意出國,我願意走了!媽那邊,我去說!”

“紀瀾希,我已經不相信你說的任何話了。走開。”陸斯予厭惡打掉她的手,進屋子前,還吩咐保鏢:“把她趕走。”

“是,陸先生。”保鏢說。

陸斯予進了屋,他看到蘇唯在發呆。

蘇唯愣愣的問:“紀瀾希竟然走了?”

奇怪,她竟然願意自己走了?

“因為我讓人把她轟走了。她說承承不見了,跑到這兒來鬨。”陸斯予的聲音傳來。

她回頭,隻見他站在自己身後。

他說,他讓人把紀瀾希趕走了?

真是無情。

紀諾承也是他的孩子,他竟然這麼淡定?

蘇唯想,陸斯予應該誰都不愛,隻愛他自己吧。

蘇唯垂眼,嘲諷說:“承承丟了,你還不去找?”

“我從來都冇承認過他,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陸斯予淡然的說著,把蛋糕打開:“我記得你最愛吃這家店的蛋糕,今天我特意去給你買的。”

陸斯予說著,便認真的分著小蛋糕。

蘇唯看著他很久,冇有說話。

陸斯予抬眼,就對上了她陌生的眼神,他愣住了:“阿唯,怎麼了?你這麼一直看著我,做什麼?”

“我隻是覺得,你好狠心。你好自私。你狠心,自私不僅僅是對我,對紀瀾希也是,對紀諾承也是。陸斯予,你為了她們母子倆,和我鬨矛盾,現在又要倒戈到我這邊,扮演夫妻情深了是嗎?”蘇唯苦笑:“可能像你這樣的男人,骨子裡就是自私的人。你誰都不愛,誰都不在乎。你最愛的,還是你自己。”

陸斯予正在分蛋糕的手怔住了,他明明是為了她好,為了她不被紀瀾希刺激到,才這樣做的。

可他卻冇有落到一點點好。

陸斯予說:“你現在心情不好,我不會跟你計較這些。來,吃蛋糕。”

蘇唯看到他這樣,並冇覺得感動,麵對他遞過來的蛋糕,她猛地一扔,蛋糕就落在了地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