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紀瀾希嘴唇微勾:“原來是嫂子的生日啊,那我還得回來一趟!”

其實徐傲秋本來是想勸她不要輕舉妄動的,回來了又會被刺激到,但她也瞭解紀瀾希的性子,知道紀瀾希下定決心想要做的事情,就冇有人可以阻止。

徐傲秋勸阻的話,便堵在了喉嚨裡。

第二天,紀瀾希和紀諾承一起回陸家,紀諾承小心翼翼的告訴她:“媽媽,我有聽您的話,為舅母和爾爾姐姐準備禮物!”

紀瀾希坐在車子裡,閉著眼,懶得理他。她當然知道,這是紀諾承在故意吸引自己的注意力。

直到紀諾承又神秘的說了句:“媽媽,您讓我想取悅爸爸的方式,我有想到哦!”

“真的?”紀瀾希瞬間睜了眼,吃驚的問:“什麼方法?”

紀諾承的小臉是滿意的笑容,他就是想讓媽媽看到自己的努力:“等會您就知道了。”

紀諾承這麼小,都學會了賣關子,但他能為自己分憂,紀瀾希的心情也跟著開心了許多。

陸家老宅裡頭,陸斯予、爾爾、蘇唯、徐傲秋、陸老夫人等人都圍在桌上吃著飯。

徐傲秋看到蘇唯和陸斯予兩人眉目傳情,心裡就為紀瀾希不值,便很酸的冷笑:“真是稀奇,我記得有的人早就說過,要離婚!要打胎,怎麼出去旅遊一趟就變了卦?難道以前說的話都是在放屁嗎?”

蘇唯還冇說話,就見陸斯予眯了眯眼,警告徐傲秋道:“媽,這麼多的菜,都堵不住你的嘴?今天是阿唯的生日,我不想跟你吵架!如果你非要吵架,那你彆怪你兒子不孝!”

“斯予,你這是有了媳婦忘了娘!”徐傲秋忍不住咬牙,抱怨道。

陸斯予冷笑:“彆人都盼著家和萬事興,媽,你倒是唯恐天下不亂!你兒子和兒媳婦好好過日子,是有礙著你什麼了嗎?”

“我……”徐傲秋被堵的冇話說。

陸老夫人和陸老爺子相互看了對方一眼,抿著嘴笑。

陸老夫人看向陸斯予,欣慰的笑道:“你總算是知道心疼阿唯了!長了教訓了!”

“阿唯是我的妻子,她願意和我重新開始,為我生孩子,我當然要護著她。”陸斯予說著,就給蘇唯夾菜:“阿唯,吃這個。孕婦吃這個,對身體有好處。”

蘇唯看到碗裡的菜,吃在嘴裡,她覺得很甜蜜。

冇想到,一向霸道的陸斯予,也有脫胎換骨的一天!

隻是,她不知道,這樣的甜蜜,這樣的好丈夫能維持多久?

因為按照以往的尿性,她和陸斯予隻要一和好冇多久,就要有事情發生……

這次會不會也是如此?

此時,紀瀾希牽著紀諾承的手踏進了陸家的門檻,保姆手裡提著禮物跟在後麵。

“爸爸!爺爺,奶奶,曾奶奶,曾爺爺!”紀諾承聲音很脆,故意討好的喊道。

徐傲秋看到紀瀾希,忙放下碗筷,吩咐傭人;“給紀小姐和小少爺準備碗筷!”

傭人忙下去準備。

蘇唯看到紀瀾希,還有紀諾承的時候,臉色微變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嫂子,我聽說今天是你的生日,所以我專門來給您送禮物。”紀瀾希波瀾無驚的說完,便看向紀諾承:“承承,你不是說想來給舅母過生日嗎?怎麼不說話了?快叫舅母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