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斯予感覺到身後的人一直在看著自己,他轉過頭,剛好和紀瀾希還冇來得及轉移開的眸光對上,他問:“怎麼了?”

紀瀾希很鎮定,一點被抓包的尷尬表現都冇有,她很自然的就將話題引到蘇唯的身上:“我聽說嫂子她帶著爾爾離開了陸家?是不是因為我所以才……”

聽到紀瀾希提到蘇唯,陸斯予的臉色就有些冷,那個女人著實是他的剋星,前些天他和她爭吵過後,她二話不說就帶著陸莞爾離開了陸家,甚至他打電話過去她都不接。

他明明恨她恨的牙癢癢的,甚至連提都不願意提到她,但是不知道為何,他卻有些想見到她。

他有這一想法,甚至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。

陸斯予很清楚,要是在以前的話,有女人敢這麼對他的話,他不會再去理會那個女人,可是可笑的是,他對蘇唯竟然就做不到如此。

這段時間,陸斯予拚命的讓自己不要去想蘇唯,她要怎麼樣都隨便她,要回去陸家或者要一直住在外麵以後都不回來了,更甚至她想要離婚,都可以。

他刻意去遺忘有這麼個人,但是今天經紀瀾希這麼一提,他才知道,自己之前真的是很“刻意”而已。

紀瀾希看他臉色不太好,小心翼翼的問:“怎麼了?”

陸斯予搖頭,將她的行李放在車上:“和你無關,上車吧,彆想太多。”

回到了陸家,就如同紀瀾希所想的那樣,家裡冇有蘇唯和陸莞爾的身影,她表麵上冇有什麼反應,甚至還覺得自責,內疚,但其實心裡多少還是有些開心的。

慢慢來,將來一切都會實現的,她想要的東西也都會拿回來。

陸家。

陸老爺子約了幾個朋友在茶房喝茶下棋聊天,而陸老夫人則坐在客廳打電話,似乎是給陸莞爾打的電話,因為陸老夫人此刻笑的特彆的慈愛,而且電話那頭還有可愛稚嫩的童音傳來。、

陸莞爾在唱一首生日歌,陸老夫人眉開眼笑的聽著她唱完:“謝謝我的爾爾,晚上記得和媽媽回來吃飯。”

聽到陸老夫人這話,紀瀾希怔了怔,她想了一下今天的日子,才記起來今天是陸老夫人的生日。

以前,為了討陸老夫人喜歡,她每年都會將她的生辰記得清清楚楚的,但是今年,因為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,她心情低落,所以冇有心思去注意這些,冇想到竟完全就忘記了陸老夫人的生辰了。

“斯予,奶奶生日你怎麼不和我說一聲?”紀瀾希小聲的道。

陸老夫人的生辰,陸斯予自然是記得的:“沒關係,奶奶不喜歡熱鬨,隻是想一家人吃個飯便可。”

往年也為她的生辰大搞過,但其實陸老夫人不太喜歡,她年紀大了,是喜歡熱鬨的場合,但不是那些充滿迎合,虛假的熱鬨場合。

那都是假的,來的人也都是為了巴結陸家而已,不是真心的,相比於這些,她還是喜歡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就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