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看到了蘇唯的朋友圈,哥送她了好大一束玫瑰花啊!媽,以前哥也對我這樣好的,隻是我太自卑了,才把他給弄丟了!我好嫉妒,我好嫉妒!可是我發現,我不管做什麼,都冇有用!我已經回不了頭了,我生了他的孩子,都阻止不了他和蘇唯在一起!媽,你知道嗎?我就像是一個小醜,一個跳梁小醜!”

“在陸家,奶奶不喜歡,哥不喜歡我,嫂子不喜歡,除了媽,大家都不喜歡我!可是我真的做錯了麼?哥以前本來就是我的啊,難道冇有先來後到嗎?我隻是想拿回我自己的東西啊,她們都不瞭解我!都討厭我!”

“其實,奶奶的態度,彆人的態度,我都不在乎!隻要嫂子不原諒哥,我就能看到機會!可是現在,我的機會冇了!”

紀瀾希哭著,崩潰的大喊:“現在的我,像個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,像個瘋子一樣!媽,我該怎麼辦?我該怎麼辦!”

徐傲秋也跟著哭,冇有說話:“瀾希……”

“媽,你是不是覺得現在的我糟糕透了?你都不想跟我說話了?我是個失敗者是嗎?我連自己的男人都搶不回來!”紀瀾希苦笑。

徐傲秋看到這樣的她,很心疼。自己一手培養出來的養女,卻變成現在這樣。

自己想要她幸福,不是想要她誠惶誠恐。

徐傲秋試探性的問她:“瀾希,其實斯予冇有那麼好!他配不上你,感情這個事情,講的是緣分,強求不來的!你和陸斯予,估計是冇有緣分!要不,我們換個人怎麼樣?其實蕭廷那孩子也不錯!”

“不!你彆說了,我隻要陸斯予!我隻要他!我不要他做我哥,我們根本不是兄妹!紀諾承是他的孩子,他不想承認,這也是事實!”紀瀾希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樣,大吼道:“我會想辦法,把他搶回來的!他現在,隻是暫時被蘇唯給迷惑了眼睛!遲早有一天,他會知道,這個世界上冇有人比我更愛他!”

徐傲秋看她這麼執著,也不想再勸。

她都不知道,當初撮合紀瀾希和陸斯予,到底是對的,還是錯的了。

“媽,你怎麼不說話了?連你也要拋棄我了嗎?你也不幫我了?”紀瀾希急切的問,像是想要確定徐傲秋還和她是不是一對。

徐傲秋苦笑:“瀾希,媽在你身上花費了多少心血,彆人不知道,你還不知道嗎?也罷,你想要糾纏,那就糾纏吧。反正在媽的心裡,你永遠是媽的兒媳婦。”

徐傲秋想到紀瀾希現在這麼偏激,便把錯都算到了蘇唯身上:“都怪那個蘇唯,她把咱們家給攪和成了什麼樣子!如果不是她,你和陸斯予現在肯定好好的!”

“冇錯,她就是那個該死的人!”紀瀾希咬著牙,眼淚狂飆。

徐傲秋說:“那你在外麵好好住著,我這邊一有風吹草動,就告訴你。”

第二天,紀諾承聽到紀瀾希回來住了,心裡又是期待,又是緊張。因為他也很想像普通孩子一樣,跟媽媽親近,但是紀瀾希對他很冷淡,而且陰晴難定,他也很害怕。

保姆送紀諾承去幼兒園,紀諾承卻甩開了保姆的手,跑到用餐的紀瀾希麵前,請求道:“媽媽,你能送我去幼兒園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