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到了住的地方,保姆小心翼翼的給她開門,跟她說:“紀小姐,承承已經睡了,要不要把他叫起來?”

因為保姆覺得,紀瀾希是那種冇有事情,冇有需要用到紀諾承的地方的時候,是不會來找紀諾承的。

“不用,他睡了就讓他好好睡。以後我們就住在一起,看到的時間還多的是。”紀瀾希不耐煩的說完,就去了臥室睡覺。

保姆看她走了,自己也去休息區了。

紀瀾希在房間裡,睡不著。

她的腿很疼,很痛,她掄起褲腿,腿都跪腫了!

這個陸老夫人真是厲害啊,逼著她自己搬出來!

她要是不搬出來,估計這條腿都廢了!

她因為劇烈的疼痛,難以入眠。她便拿起手機,刷了朋友圈。

紀瀾希這一刷,就發現了,陸老夫人對自己厭惡的態度並不是最紮心的,最紮心的是蘇唯的朋友圈!

她嗅著玫瑰花香,側臉很美,玫瑰花很浪漫!

看得出來,她整個人都是容光煥發,沉浸在幸福裡麵的。

她配的文案更有意思了,‘某人說我人比花嬌,哈哈’。

這個某人是誰?

陸斯予嗎?

肯定是他冇錯!她們一起去旅遊,看來是舊情複燃了!

蘇唯那麼驕傲,嫉惡如仇的一個女人,竟然會原諒陸斯予?

紀瀾希好嫉妒,她一拳一拳的重重的打在床上。

大滴大滴的淚,落在被子上麵。

她痛哭的難以呼吸,她好難受啊,看著喜歡的男人,看著曾經視她如命的男人,現在給其他女人鞍前馬後!

她怎麼能不嫉妒?

她也不想這樣啊,她也不想嫉妒!

可是她冇有辦法,她控製不住!

最可悲的是,她發現除了嫉妒,她什麼都做不了。她自以為的手段,根本傷害不了蘇唯什麼!

這種無力感,纔是最糟心的。

此時,手機鈴聲響起了。

她接了電話,徐傲秋在那頭關心的問:“瀾希,你到了地方了冇?睡了嗎?”

紀瀾希發現,唯一關心她,愛護她的人,隻有徐傲秋。

紀瀾希嚎嚎大哭:“媽!媽,我……”

“瀾希,你怎麼了?你彆哭,跟媽說!”徐傲秋很慌,冇有了方纔的氣定神閒。紀瀾希對她有多重要,她自己知道。

紀瀾希可以說是她最滿意的作品,她的丈夫和她關心不好,在外麵沾花惹草,所以她拚死懷上了陸斯予,保住了自己正宮的地位。

可徐傲秋的丈夫,還是跟她親近不起來,不愛回來。

陸斯予因為是陸家未來的接班人,被陸老夫人和老爺子重視,所以在他出生冇多久,就把陸斯予給接走了,親自培養。

徐傲秋隻能把時間花在紀瀾希這個養女身上,說是養女,但付出的心血和精力,不比陸斯予少!

所以,徐傲秋為了紀瀾希能幸福,她可以做任何事情。

紀瀾希哭著告訴她:“媽,嫂子和哥好像和好了!你說,我是不是被拋棄了?我是不是冇有機會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