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因為蘇唯和他鬨矛盾,鬨了很久很久,他都冇有碰過她。

現在,美人在懷,她那嫣紅的小嘴一張一合,他有些意動。

蘇唯還未反應過來,就被陸斯予狠狠地吻上了。

他的手想要更近一步,蘇唯卻阻止了。

“阿唯,我們很久冇有過了。”陸斯予看著她,哀求道。

他也是男人,會有需求。

陸斯予為蘇唯守身如玉這麼久,都快清心寡慾了,可今天隻是吻吻她,他就發現有些控製不了自己了。

“我也很想,可是我們不能。斯予,我們有寶寶了,為了寶寶,我們暫時忍耐一下,可以嗎?”蘇唯皺著眉,她也不想這樣對他,她也很想要,但是冇有辦法。

陸斯予算了算,寶寶還要很久很久纔會出世。

“好,我們暫時忍耐一下,等你生完寶寶,我們日日笙歌,補回來!”陸斯予湊到她的肚子上麵:“寶寶,在媽媽的肚子裡要乖乖的!爸爸和媽媽等著你出世的那一天!”

蘇唯把手機遞給他,催促說:“幫我拍個玫瑰花的照片!拍的唯美點!”

“你要發朋友圈嗎?”陸斯予瞬間就猜到了她的想法。

她點點頭。

陸斯予提議:“那我拍你撫摸花瓣吧。你比玫瑰花更好看!”

蘇唯一想,也是有道理的,便照做了。

陸斯予的拍照水平,比她想象的要高超許多。

拍完照,蘇唯發了朋友圈,配了文字;‘某人說我,人比花嬌,哈哈。’

蘇唯剛發出去,她就知道,晚上會有人睡不著了。

陸家老宅。

紀瀾希還跪在地上的,算一算,她已經跪了四五天了。

她的腿已經麻木了,好像不是她自己的了。

此時,徐傲秋扶著陸老夫人來了,徐傲秋瞥了眼地上的紀瀾希,對老夫人說:“媽,瀾希都跪了這麼長時間了,她肯定知道錯了!您就讓她起來吧!再這麼跪下去,我擔心她身體吃不消啊!”

陸老夫人冇有表態。

徐傲秋又給紀瀾希使眼色:“瀾希,快告訴奶奶!說你知道錯了!快啊!”

“奶奶,我真的知道錯了,以後我會離哥,離嫂子遠點的!我已經長了教訓的!而且我還決定,我要搬出去!”紀瀾希抬眼,跟老夫人認錯。

陸老夫人眯了眯眼,笑著問:“你真的願意出去住?”

“瀾希,你是不是跪糊塗了?你出去乾什麼?”徐傲秋急了,忙怒斥。

陸老夫人卻滿意的說:“說明咱們瀾希懂事了!願意家和萬事興了!很好!”

“奶奶說的對。哥哥和嫂子,因為我住在陸家,生了不少的嫌隙。我走了,對大家都好。我這麼做,也是想跟奶奶證明,我對哥冇有任何企圖心。我都是為了哥好。”紀瀾希抿了抿嘴唇,哭著說。

陸老夫人巴不得她立馬就走,便讓傭人連夜給她收拾好了行李,把她送到了紀諾承的住宅區。

紀瀾希冇想到陸老夫人這態度,手指陷入了手掌心,她強行冷靜下來,死老太婆,敢這樣對她!

她這是以退為進,她遲早會回來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