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蓉姨看蘇唯麵色落寞,這才知曉說錯了話,忙說:“少奶奶,對不起,我說錯話了?”

“冇事,明天你休息一天吧。”蘇唯抬了頭,笑著說。

蓉姨看到她的笑容,就替她心疼。少奶奶以前多好的一個人,剛嫁給陸先生的時候,笑容可是很明媚的。

現在卻成了這樣,真是命運弄人。

蓉姨說;“少奶奶,要不我還是不休息了,您一個人在醫院,我不放心。”

“冇事,我可以照顧自己。”蘇唯安撫道。

蓉姨便隻能答應了。

昱日。

傭人在給爾爾背書包,爾爾看到陸斯予就跑了過去;“爸爸。”

“爾爾,怎麼了?”陸斯予不解的問。

爾爾穿著還是花裙子,因為爾爾喜歡花花綠綠的東西,可能小孩子比較喜歡有色彩的衣服,大人反而追求極簡主義,喜歡素靜或者純色。

爾爾睜著水汪汪的眼眸,問他:“爸爸,媽媽去哪兒了?她過的好不好?為什麼我這段時間都冇看到她?”

“爾爾很想見媽媽?”他摸了摸她的頭,心裡很不好受。

爾爾點點頭:“當然想了。”

“媽媽不是要生小寶寶了嘛,所以在醫院調養身體!那這樣好不好,爸爸幫你去醫院看看媽媽好不好?”陸斯予溫柔的問。

爾爾瞬間就笑開了花:“好啊,好啊,謝謝爸爸。”

“那你在學校可要乖乖聽話,上學去吧。”陸斯予笑著說。

爾爾跟傭人下了樓,他注視著她們的背影,他失笑,小孩子就是天真啊,什麼煩勞都冇有。

一點很小的事情,都能開心半天。

如果可以,他也好想會到小的時候,那就什麼都不用愁了。

陸斯予去看蘇唯,心裡麵很忐忑,他不知道阿唯看到他,會是什麼反應。是會傷心還是開心。

過了這幾天,她的情緒有冇有穩定一些。

不管阿唯如何,他想到能看到她,他是雀躍的。

可能是因為昨天給蓉姨打了招呼,所以她今天冇有來。

蘇唯很滿意,她心情也平靜了很多,因為要墮胎,所以她不能吃早飯,不然做手術的時候,會出現噁心和嘔吐等不適感。

她找到了醫生。

醫生看到她,苦笑:“我以為你會想明白,放棄打胎的,冇想到你還是來了。”

“醫生,如果您不願意做這個手術,那我就換個醫生也行。”蘇唯淡漠的說。

醫生點點頭;“也罷。這是你的選擇,作為醫生,當然隻能尊重你的選擇。那你準備一下,去繳費吧。然後排隊去做手術就可以了。”

醫生開了單子,蘇唯便說了句:“謝謝。”

然後她就去視窗排隊去了。

排了很久的隊,她冇想到打胎都是這麼多人。

終於輪到了她,她交了錢,拿著繳費的單子便剛要走,就和前麵來的人撞在了一起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!”蘇唯低著頭道歉,她手裡的繳費單也因為撞了那一下,掉在了手上。

可繳費單卻被另外一隻手撿起來了,她說:“這位醫生,請把我的繳費單還給我。”

她抬眼,麵色頓時如死灰般慘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