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唯皺了眉,打斷她:“蓉姨,不要再提他,我不想聽。”

關於陸斯予和沈渭南的任何訊息,她現在都不想聽。

她冇那麼大度,對於故意欺騙她的人,她做不到假裝什麼事情冇有發生。相反,她還很記仇。

蓉姨看她不想說,也就不說了。

蘇唯逛完了路,就去和醫生做了預約手術。

醫生忍不住提醒她:“你的身體其實是不易孕體質,打了可能後麵懷孕會更難。你要不在考慮考慮?很多家庭想要孩子,吃了很多藥,到處求醫,都冇有辦法要孩子。”

蘇唯苦笑,在發現陸斯予和紀瀾希繼續糾纏之前,她也很想把肚子裡的孩子生下來,可是現在她發現了。

發現了,怎麼能當成什麼都不知道呢?

生下來,這個孩子也隻會被陸斯予繼續要挾自己。

一個工具人,她不想她的孩子淪為工具人。

所以她纔要打掉它,它這樣就能重新投胎到有愛的家庭了。生出來受苦受難,又有什麼意義?

蘇唯悶著頭,冇有說話。

“那好吧,你回去想想,如果你明天還是非要做這個手術,那我就給你做!畢竟,我們也要尊重你們病人的意願!但是作為我本人來說,我希望你能打消這個念頭!”醫生歎了口氣。

真是活久見,他當醫生看到的,大部分是很多夫婦很想要孩子。

蘇唯這個情況,倒是例外。

醫生搖搖頭,蘇唯說:“好。”

她走出了他的辦公室,回了病房。

她摸著還冇顯懷的肚子,孩子,你願意出生嗎?

你會怪媽媽殘忍的打你打掉,剝奪了你來到這個世界的權利嗎?

可是,你生下來,媽媽不能給你帶來完整的父母的愛。

還是早死早投胎吧,媽媽不能害了你。

蘇唯這樣想,也算是拿定了主意。

現在冇有人打擾她,陸斯予也不在,她明天打掉是最好的辦法。

蘇唯看向蓉姨,她想把她支開,她主要是害怕蓉姨得知了,會給陸斯予通風報信:“蓉姨明天你回你自己家去一趟吧。”

“什麼?”蓉姨吃驚的問。

蘇唯笑著問:“你都跟了我這麼久,家裡的孩子都想念你了吧?就當我給你放一天假。”

“少奶奶,您,您人真好!”蓉姨很感動,眼眶也紅了,蘇唯說的冇錯,她的家人的確是很想念她。

她的孩子總是想讓她陪著他們一起去遊樂園玩耍,可她是保姆,冇有時間,隻能跟孩子們說,再等等。

現在她可以放假了,也可以圓了孩子們的夢。

蘇唯看她這麼容易滿足,便羨慕的很:“蓉姨,我真羨慕你。你的快樂總是很容易,很簡單。”

“少奶奶,您說什麼喪氣話呢?您命好,嫁給陸先生,陸先生能力強,又有錢,您又不缺錢花,我們羨慕您都羨慕不來的。”蓉姨笑著說。

蘇唯苦笑,她真的命好嗎?

是,陸斯予是很有錢,她也不缺錢,可是自從嫁給了陸斯予,她好像越來越難以快樂起來了。

真的是她想要的太多了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