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們玩兒從遊樂園出來,便在西餐廳吃了飯。

外麵的雨下著,很有情調。

陸斯予和蘇唯都默默的吃著飯,陸斯予冇有和蘇唯說話,因為他擔心,擅自開口,她會更加煩自己。

所以維持現在就是最好的。

穩纔是第一步。

“爸爸,媽媽,今天我玩兒的很開心!”爾爾開心的笑著。

蘇唯也跟著笑了:“開心就好,明天我們就要換地方了。去逛名勝古蹟等地方,我們得趕緊吃飯,等會還要回酒店,收拾行李。”

“好。爾爾聽媽媽的話。”她懂事的說。

她們吃完飯,走出了餐廳。

空氣裡都是花香和泥土的清香氣息,雨也已經停了。

她們回酒店,收拾了行李箱,便搬往另一個民宿。

等搬家完,洗完澡,蘇唯累的癱在床上,都不想起來。

她摸了摸身上,突然擰眉。

她記得她衣服裡麵,都帶著一塊玉佩的。

那塊玉佩是她媽媽臨死前給她的,算是很重要的遺物。

她坐私人飛機的時候,就在身上啊?

難道弄丟了?

蘇唯忙下了床,打開房間門就要走。

陸斯予卻堵在了她門口,他們一直睡得是三個房間。爾爾很獨立,早就習慣了自己睡。

而她則是因為不想看到他,更不想和他有牽扯。

“這麼晚,要去哪兒?”陸斯予堵住了她的出口。

她一想到玉佩冇了,心裡就急躁,不耐煩的瞪了眼他:“你讓開!不要擋我的道!”

“我想跟你談談。”陸斯予把她推進了屋。

她想往屋外走,房門卻被他關閉了。

“陸斯予,你到底想乾嘛?你不是說過,不會逼迫我得嗎?你會等我慢慢接受你的嗎?你現在在做什麼?說一套,做一套嗎?你這樣,隻會讓我越來越看不起你!”蘇唯像個刺蝟一樣,渾身長滿了刺。

陸斯予卻冇生氣,微微笑著:“你說完了嗎?”

“我冇時間跟你廢話,我要出去一趟!”蘇唯轉身就要走。

陸斯予看著她的背影,淡定的一笑:“你是在找這個東西嗎?”

她回頭,就看到他的手裡麵放著的一枚玉佩。

而且,就是她丟掉的那一塊。

蘇唯要去拿,卻被他給拿開了。

“陸斯予,這是我的東西,你想乾嘛?”蘇唯不解的問。

他看著她,溫和的說:“我知道,這是你的東西。對你也很重要。這東西,是我在你酒店房間的洗手間台上撿到的。”

蘇唯這纔想起來,冇錯,她忙著洗澡,換衣服,卻忘了拿走洗手檯上放著的玉佩了。

是她太疏忽了。

蘇唯想再次去拿:“謝謝啊。”

“一句謝謝就可以打發我了?”陸斯予顯然對這個回答不滿意。

蘇唯冷笑:“那你想怎樣?”

“和我重新開始,我就還給你!”他卻跟她做起了交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