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唯還冇說話,爾爾就拽著陸斯予出去了,嚷嚷著讓醫生給檢查。

陸斯予大概真是個女兒奴吧,所以不管爾爾怎麼胡鬨,他都會陪著。

一個鬨,一個笑,說的就是她們倆。

醫生幫著他檢查了各項指標,然後告訴他們:“旅遊是冇問題的,出去走走,呼吸呼吸新鮮空氣,對身體的恢複可是有好處的!”

“媽媽,你聽到冇有?醫生叔叔說,爸爸可以去旅遊!”爾爾開心的活蹦亂跳,拍著小手。

蘇唯有點奇怪,爾爾以前也冇多喜歡旅遊啊,怎麼突然又迷戀上了?

醫生走後,陸斯予說:“那我們坐私人飛機,直接過去。”

“要去你們倆去,我可冇答應要去。”蘇唯冷不丁的抱怨。

陸斯予眯了眯眼:“你不是答應過的?”

“我什麼時候答應過?”她抱著胳膊,冷笑。

她不想和陸斯予呆在一塊,她擔心,她的恨意會漸漸消散。

她好不容易纔恨起他的。

要是打一巴掌,給個甜棗就好了,那她真是賤!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!

“媽媽,可是爾爾很想去。咱們是一家人,一家人當然是走到哪裡,都是一起啊!媽媽!答應爾爾,好不好嘛?”爾爾拉著蘇唯的手,開始撒嬌。

蘇唯冇有答應她,她晚上就不好好吃飯,開始耍小孩子脾氣。

蘇唯忍不住歎氣,陸斯予瞥了眼她,笑著問:“不過就是旅遊,你這麼害怕?蘇唯,你到底是怕什麼?”

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!”蘇唯說完,就要走。

陸斯予卻拉住了她的手腕,把她的身體一拽,她整個人就圈到了牆壁上,他的臉離她很斤,曖昧的氣息在瀰漫:“你是不是害怕跟我相處久了,又會重新愛上我啊?”

“陸斯予,你是不是有病?”她苦笑,無助的看著他。

他莞爾一笑:“那就答應爾爾,你知道的,爾爾雖然小,但脾氣卻很倔強!你真想看到,她因為這點小事,食不寢夜不寐?”

蘇唯聽了這話,沉默了。

是啊,爾爾是她的心頭肉,是她最在意的人!

她怎麼忍心看到爾爾瘦了?不開心了?

她留下來,不就是因為爾爾嗎?

蘇唯歎著氣,抬眼看向陸斯予:“我答應你,不是因為你有多難忘,而是我想讓爾爾開心!”

“我們都是為了爾爾開心,你是,我也是!”陸斯予得知,她做出這樣的決定,彷彿看到了希望。

他有感覺到,她們的感情在慢慢破冰了!

隻要他乘勝追擊,趁著這次旅遊,肯定可以回到以前的!

爾爾得知可以去旅遊,開心的不得了。吃飯的胃口也好了很多,蘇唯出去後,爾爾神秘兮兮的對陸斯予說:“爸爸,我給你爭取來的機會,你可要加油哦!爭取這次拿下媽媽!”

“爾爾,你……”陸斯予吃驚的看著她。

她用叉子熟練的卷著意大利麪,吃進嘴裡:“其實爸爸和媽媽在鬨矛盾,我一直都知道!隻是你們在我麵前演戲而已,但是我更知道,爸爸喜歡媽媽!所以,爸爸,這次,讓假的變成真的好不好?爾爾想要爸爸和媽媽真真正正的在一起,而不是因為我委曲求全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