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紀瀾希握著拳頭,慢慢起身。

她的火啊,更難壓製了。

他剛剛竟然說,他後悔曾經和自己好過!

難道曾經愛她如命的陸斯予已經消失殆儘了嗎?

紀瀾希記得,陸斯予曾經跟她說過的,他會永遠永遠的陪著她,隻對她一個人好。不管她犯任何的錯誤,他都會原諒自己。

可是現在,他對自己那種厭惡的態度,分明是違背了當初的誓言啊!

她不允許他背叛自己,背叛曾經的愛情!背叛曾經的誓言!

紀瀾希想,都是蘇唯這個狐媚子在裡麵高搞鬼,冇了蘇唯這個禍害,她和陸斯予肯定可以回到從前!隻是時間問題!

所以,紀瀾希要把蘇唯趕走,必須把蘇唯趕走!

病房裡麵的空氣有點壓抑,蘇唯不知道是因為她心情不好的原因,還是其他的原因。

蓉姨忙跟她彎腰,道著歉:“少奶奶,對不起,我隻是臨時出去了一下,早知道陸先生和紀瀾希要來,我就不出去了!我說什麼都會攔著她們的!”

“這不怪你,你又不是神仙,怎麼能預料到接下來的事情?”蘇唯安慰道。

蓉姨看到蘇唯瘦了很多,身形都苗條了一圈,她就心疼的不得了。蘇小姐還懷著孩子呢,被刺激的吐了血,進了醫院,蘇小姐需要好好靜養!

那個紀瀾希卻總是不放過蘇小姐。

蘇小姐真是辛苦……

蓉姨想到這,就開始擦眼淚。

“蓉姨,我冇生你的氣,再說,我現在也好好的啊。彆哭。”蘇唯發現了她擦眼淚的動作後,就忙強扯出笑容。

此時,門口傳來了一個冷笑聲:“又進醫院了啊?你這可是醫院的VIP了吧!”

蓉姨看向霍景琛,忙跟他恭敬的打招呼:“霍先生好,我先出去,你們慢慢聊。”

霍景琛點了點頭,蓉姨出去後。

蘇唯冷笑著問:“今天來看我的人,真是好多啊!你來做什麼?也是來嘲諷我的?”

“蘇唯,我可冇招惹你,你彆總是跟我夾槍帶棍的行嗎?”霍景琛坐下來,拿起塑料口袋裡的水果,就開始削皮。

蘇唯苦笑:“你就算是來看我笑話的,我也不怪你。是我冇有聽你的話,一直走回頭路,現在成這樣,都是我自找的。”

“人啊,總是不聽勸,非要自己撞的頭破血流,才知道痛!”霍景琛把去了皮的蘋果,遞給她。

她接了,一口一口的吃。

隻是,蓉姨說夠,這蘋果是最新上市的,所以很新鮮。但她冇有心思去品嚐蘋果的味道。

可能她心裡苦,吃蘋果的味道也是苦澀。

“如果這次你能下定決心,看清陸斯予的真麵目,你現在所遭遇的,也不算是壞事!”霍景琛勾唇,竟然開始安慰她。

蘇唯看向他:“一向喜歡打擊我,洗刷我的霍總,竟然不打擊我了?”

“你已經受到不小的打擊了,現在是你的低穀期,你需要的是鼓勵和休養生息,懂嗎?”他淡淡的笑了。

蘇唯慘笑,霍景琛都知道她受到刺激,需要鼓勵和休息,這麼通俗易懂的道理,為什麼陸斯予不懂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