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爾爾,讓她去見陸斯予,可她該以什麼樣的態度呢?

把他當成起死回生的救命恩人,喜極而泣麼?

還是把他當成傷害自己無數次的丈夫,繼續冷漠,相互傷害?

還是把他當成爾爾的爸爸,靜靜的看著他們父女倆說說笑笑?

蘇唯下意識的想要逃離,便撒謊說:“媽媽現在睡了,改天好不好?”

“不嘛不嘛,媽媽!爸爸真的很想見你,你就答應他,好不好?他是個病人,咱們就滿足一下他的願望,好不好?”爾爾撒嬌道。

爾爾都這樣了,蘇唯是冇有辦法拒絕她的。她除了答應,冇有其他的選擇。

掛完電話,蘇唯揉了揉眉心,疲倦的說:“阿楚,我要去趟醫院。”

“平常心,想怎麼對他就怎麼對他!阿唯,千萬不要有太重的思想包袱,他本來就欠你的!你把他揍一頓,他也活該!”孫楚抿了口咖啡,像是早已看穿了她的顧慮。

她心裡很是溫暖,笑著說:“知道啦。你也早點回去,外麵下雪,你小心點。”

孫楚點點頭,就看著孫儷推開了咖啡館的門,走了出去。

雪下的更大了,蘇唯有點冷,她站在街邊口,還吹著風,風吹著又冷。

過了很久,她纔打到車,到了醫院裡麵,因為醫院有暖氣,她整個人瞬間感覺回了血,有了精神。

她在走廊裡,碰到了陸老夫人,有些吃驚的問:“奶奶,您現在還冇回去呢?”

“我等爾爾一起。”陸老夫人笑著說:“阿唯,你能來,說明你還是冇放下他。”

蘇唯搖搖頭,她不這麼認為:“奶奶,我來,隻是因為爾爾撒嬌。爾爾是我的軟肋,您知道的。”

“你啊,就是嘴巴硬,心裡麵比誰都柔軟。爾爾不是你的藉口,能要真被陸斯予給傷透了,就算是十個爾爾,你也是無動於衷的!”陸老夫人歎了口氣,笑眯眯的說:“既然放不下,就跟他說清楚,在給他一次機會,你說呢?”

蘇唯看到她的臉上,都是期待。

蘇唯更知道,她希望自己和陸斯予和好如初。

隻是,破鏡真的能重圓嗎?

她又真的能不計較發生過的事情嗎?

此時,爾爾從病房裡蹦蹦跳跳的出來:“曾奶奶,媽媽!”

“爾爾。”蘇唯看到爾爾,就很自然的露出了笑,她摸了摸爾爾的小辮子:“這個小辮子是誰給你紮的呀?”

爾爾自豪的說:“是蓉姨給我紮的,好看嗎?”

“好看。”蘇唯點點頭。

爾爾卻不解的問:“媽咪,你來了,怎麼不進去看爸爸呢?站在外麵乾什麼?走,我帶你去找爸爸!”

“爾爾!”蘇唯愣了。

這孩子,到底在乾嘛?

爾爾卻不聽勸,把蘇唯拉到了病房門口,開了門,就把蘇唯拉了進去:“爸爸,你看媽媽來看你了!”

蘇唯抬眼,就和躺床上的陸斯予,視線碰撞了。

“好睏!那我就不打擾你們說話了,我和曾奶奶先回去了。”爾爾打了個嗬欠,就出了病房,還把門給他們關上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