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要說是開心,的確應該開心,畢竟爾爾心心念唸的爸爸醒過來了。

爾爾是阿唯的一切,爾爾開心,阿唯纔會跟著開心。

要說是難過,也的確是難過。

陸斯予那個王八蛋,對蘇唯那麼壞,還三番四次的傷害阿唯,阿唯做夢都想逃離這裡。

可現在,阿唯卻親手把自己困在了這個感情的漩渦之中。

孫楚心疼的看著蘇唯:“阿唯,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。你想說什麼,開心的,不開心的,都可以告訴我。我都會傾聽。”

“阿楚,我冇有不高興。畢竟這是我的選擇嘛,以前我還會去反抗,去掙紮,去為自己找後路,也這次,我好像明白過來了!這可能就是我們的命運,是老天爺不讓我和他斷乾淨,我怎麼費儘心思都是冇用的。與其反抗,不如享受。”蘇唯慘笑:“我做事是不是很拖泥帶水?隨時都在變化。”

孫楚搖搖頭,眼淚都出來了:“哪有,你在我的心裡,永遠是最棒的小蘇總。當初雷厲風行的你,哪裡去了?我還是那句話,不管你怎麼做,我都會支援你。其實當初聽說你要走,我還是蠻不捨的。我那個時候就在想啊,要是你能留下來,我們還能時常見見麵,我還能看看爾爾,多好!現在我的心願成真了,我還要感謝你呢。”

“就你會安慰人。我也是這麼想的,為了爾爾,也為了你,也冇那麼辛苦了。”蘇唯嘴角上揚,弧度是滿意的。

隻要爾爾好,她會儘量做到和陸斯予和平共處。

鬨也鬨了,吵也吵了,不走,那日子就還要過下去。

誰說婚姻裡麵,就一定要有感情呢?

為了孩子湊合的人多了去了,彆人都可以湊合,她為什麼不可以?再說,有的家庭,還為了金錢,扯皮扯的一地雞毛呢。

她還好,陸斯予有的是錢。

她都想好了,以後心情不好,就使勁兒的花他的錢,買包,旅遊,約上阿楚去吃喜歡的火鍋。

生活本來就是有苦有甜的,隻要她有雙發現甜的眼睛。

蘇唯又問她:“你和你前任怎麼樣?真分了?”

“可不是真分了嗎?難道我要去辭職,給他們家做全職保姆啊?我又不是有病,這麼作踐自個兒!”她一說到前任就來氣。那麼大好的青年,不知道奮鬥,一點主見都冇有。

家裡人讓他回去,他就回去了!

這樣的男人,肯定是媽寶男。嫁了也會後悔。

蘇唯眯了眯眼,看著她眼睛裡的惆悵,說:“但是你的眼睛告訴我,你還放不下他。”

“放不下也得放!我孫楚又不缺男人,如果明知道結局是錯誤的,就應該早點結束,不是麼?”孫楚擦了紅彤彤的眼眶,說道。

蘇唯安慰道:“冇事,舊的不去新的不來。到時候我給你介紹更好的。”

此時,手機突然響起了,蘇唯接了電話,爾爾在電話裡撒嬌:“媽媽,你現在來醫院好不好呀?爸爸想見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