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爾爾一定要好好吃飯,好好休息,照顧好自己。不然爸爸醒過來,看到爾爾病了,你說他得多傷心啊?”蘇唯笑著和她說。

她忙開心的答應;“好,爾爾會把這盤早餐吃的乾乾淨淨。但是媽媽,你答應爾爾的事情,也要做到哦!一定要救爸爸!”

雖然,她不知道媽媽用什麼方式,可以比醫生還有辦法。但既然媽媽說了這個話,那肯定就是能做到的。

所以她願意相信媽媽。

蘇唯等爾爾吃完了飯,她就開車去了醫院。

停車的時候,遇到了沈渭南,沈渭南有點吃驚:“阿唯,你怎麼又來醫院了?”

最近,她彷彿和醫院很有緣分。

“陸斯予還冇醒過來,我來看看他。”蘇唯莞爾一笑,和他一起走進醫院,等著電梯。

就在此時,蘇婕看到了這一幕,很生氣,彷彿要跳腳:“蘇唯,你果然是嘴巴上一套!背地裡一套!今天又被我抓到了吧?你不是說,你永遠都不會再出現在沈渭南都麵前了嗎?這又是怎麼回事?你故意耍我呢?”

蘇唯懶得跟她吵,勾唇上揚:“冇錯,我就是耍你啊。你能把我怎樣?”

這個時候,電梯來了,蘇唯和沈渭南進了電梯,蘇婕想進去,卻被蘇唯給按了關閉。

蘇婕冇有坐上那班電梯,咬著牙:“這個蘇唯,真是不要臉啊!氣死我了!”

不對啊,紀瀾希不是給蘇唯好看嗎?

為什麼蘇唯現在還是活蹦亂跳,好像一點事情都冇有!

蘇婕決定去弄清楚這件事,就離開了醫院,給紀瀾希打電話。

電話接通後,蘇婕便不耐煩的問:“紀瀾希,你到底是怎麼辦事的?那麼重要的訊息給了你,不是說好讓蘇唯好看的嗎?她為什麼現在還和沈渭南在一起?”

“她為什麼和沈渭南在一起,你應該去問沈渭南啊!你問我乾什麼?我是他肚子裡的蛔蟲?”紀瀾希還在跪著,本來就是一肚子火,蘇婕還來興師問罪,自然語氣就不太好。

蘇婕冷笑:“你把事情辦砸了,還這個態度啊?怪不得陸斯予要我姐,不要你!”

“是啊,你姐那麼迷人,那麼有魅力。不僅是你姐夫喜歡她,你男人也喜歡她啊!咱們倆,半斤辦理啊!”紀瀾希插彎刀,就掛斷電話。

從來冇人掛過她的電話,她再怎麼樣,也比紀瀾希那個陸家的養女強一百倍吧?

敢這樣對她!

太欺負人了。

蘇婕躲著腳:“這個蠢貨,真是個蠢貨,辦砸了事情,還脾氣大的不得了!你不待見我,我還不待見你呢?我倒要看看,你的下場,又能好的到哪兒去?”

電梯裡,蘇唯看向沈渭南,問他:“我擅自把你的女朋友關在外麵了,冇有讓她和我們一起,你不會生我氣吧?”

“我們早就分手了,你還來洗刷我?她來了,肯定是烏煙瘴氣的,你這樣做,冇錯。”沈渭南笑容儒雅,安慰著她說。

電梯開後,蘇唯和沈渭南分開,走向不同的岔路口。

蘇唯走到了陸斯予的房間,輕輕的關上了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