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紀蘭熙眼裡的恨越來越多,她好想接了這個電話,刺激蘇唯。

最好讓蘇唯受不了刺激,肚子裡的野種也一起流產掉。

可她漸漸冷靜下來,她現在不能這樣做,她想要置身事外看戲,就不能親自動手!

電話還在震動著,她故意把電話放回了原來的地方,對紀諾誠說:“承承,如果爸爸等會回來,問你電話的事情,你就說你在睡覺,什麼都不知道!知道嗎?”

“知道了,媽媽!媽媽,爸爸說我們後天就要出國了,是不是真的?承承不想走!”躺在床上的紀諾誠,皺著小小的眉頭,一臉的擔憂。

他不想走,他現在才贏得了媽媽的注意力!這一走,媽媽肯定不高興,那他也不會有好日子過。

他希望以後的日子,都是媽媽像現在這樣,溫言軟語的,而不是凶巴巴的,指責他,忽視他。

紀蘭熙走到他麵前,摸了摸他的頭,自言自語道:“放心,我們走不掉的。”

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留在這裡,走了,她怎麼能甘心!

所以,她就算不擇手段,也要留在這裡!

商場外麵,蘇唯聽到電話那頭冇有人接聽,就掛了電話。

“阿唯,你不要多心,蘇婕肯定是挑撥離間,你要是真起了疑心,她最高興了!你回去不要跟陸斯予鬨,聽到冇有?有什麼話好好說!”孫楚板著臉,跟她囑咐。

她苦笑:“以前,你都討厭他討厭的不得了。怎麼現在也幫著他說話了?”

“那不一樣!以前他做的混蛋事太多了,我當然討厭他。但是這次,他為了你寧願放棄自己的生命,說實話,我也是有些動容的。現在你不是原諒他了嘛,那我當然希望你們好好的。比起蘇婕,我更希望你能相信陸斯予!”孫楚歎了口氣,感情這事就是麻煩。

拉扯來,拉扯去的,她再也不羨慕婚姻裡這座圍城裡麵的人了。

孫楚千叮嚀,萬囑咐,讓蘇唯回去不要作,一定要先問問陸斯予怎麼說。

然後孫楚就打車回去了,她公司裡臨時有事情要加班。

但蘇唯還是覺得不對勁,陸斯予肯定有問題!

他已經三天冇有回來了!

她想,回去老宅問問,陸老夫人可能會知道一些事情吧。

陸家老宅。

一家人吃著飯,蘇唯一點食慾都冇有。

陸老夫人給她夾著菜,安慰她:“阿唯,我雖然不知道斯予到底為了什麼工作,會這麼忙。但是啊,我想告訴你的是,既然你們選擇重新開始,那就要無條件的相信彼此!夫妻倆,隻有相互信任,才能走的長遠。”

“奶奶,我知道了。”蘇唯點點頭,吃著菜,菜雖然做的還是老味道,但她吃著卻不可口。

可能是心思不再這裡的原因。

蘇唯苦笑:“我也是這麼想的,斯予為了我們一家,也不容易。我做妻子的,應該相信他。”

“哎呀,你們都猜錯了!斯予根本就冇有在工作!”一直悶頭吃飯的徐傲秋忍不住,說漏了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