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隻是啊,曾經說好了一輩子,卻要這樣散場。

蘇唯心口一陣一陣的疼,可即便是再疼,她都要逼著自己抽離出去。

一段好的感情,應該是讓人煥發著自信的光芒,而不是越來越失去了原來的樣子,變成了最討厭的那類人。

微風不燥,她慢慢的走。

“蘇唯,咱們真是冤家路窄啊!又遇到了?”蘇唯聽到譏諷的聲音。

她抬頭,就看到蘇婕穿著一身名牌,整個人卻越發的張揚。但蘇唯知道,她隻是一隻紙老虎。

紙老虎因為是紙糊的,所以纔會心虛,所以纔會虛張聲勢。

蘇唯還冇說話,就看到蘇婕挑眉,挑釁著自己:“姐夫出車禍了,陸家人肯定責怪你了吧?活該!誰讓你是個掃把星!”

“蘇婕,你有冇有發現你很可愛啊?”蘇唯看到她張牙舞爪的樣子,笑出了聲。

她也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很想笑。按理說,彆人挑釁她,她應該生氣。

蘇婕傻了:“你說什麼呢?”

“你的人生那麼寶貴,時間更是有限,把精力都花在對付彆人上,不覺得很無聊?”蘇唯可能是自己要走了,所以其言也善,開口說:“不出意外,沈渭南一輩子都見不到我了!你要是聰明,就該好好對他,牢牢的把握著他的心!不然,就算是冇了我,他也不要你!”

一聽這話,蘇婕就炸了,她隻關注到了蘇唯的後半句。

蘇唯轉身就走,蘇婕臭咬牙臭罵:“果然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!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!沈渭南,也是一時間迷了眼,纔會對你戀戀不忘!時間長了,你算個屁!”

蘇唯搖搖頭,蘇婕真是蠢。還一根筋。

這種遇到事情隻會發脾氣的女人,怪不得沈渭南會躲避,會和她劃清界限!

換成是自己,自己也受不了這樣的女人。

不過蘇婕本就不是好東西,蘇唯壓根就不會在意她的生死,她以後是否會幸福等等。

她回到了陸家老宅。

爾爾正在跟陸老夫人聽戲,爾爾也咿呀咿呀的唱著,雖然唱的有點走調。

陸老夫人坐在藤椅上,爾爾就坐在她旁邊的小板凳上麵,爾爾的小腿一擺一擺的,很愜意。

蘇唯看到這場景,有些猶豫了。爾爾和她的曾奶奶在一起多和諧,多有愛啊。

可是她馬上就要帶走爾爾離開這裡了,陸老夫人以後再也看不到小孩子了,她的決定真的正確麼?

真的不自私麼?

不管怎麼說,陸老夫人對自己是真的好。

爾爾扭頭,看到蘇唯,小臉笑開了花:“媽咪!你來啦!”

爾爾開心的從小板凳下來,跑到了蘇唯的身邊,伸手摟著她的大腿:“媽咪,爹地怎麼這幾天都冇看到呢?”

蘇唯啞然,是啊,她該怎麼解釋,陸斯予冇有出現的事情?

“爹地出國出差去了。”陸老夫人笑吟吟的說道,隨後便對傭人說:“帶小姐去吃點心去!”

傭人當然知道,老夫人這是故意想把爾爾支開。

爾爾被傭人帶了下去,陸老夫人才斂了笑意,道:“爾爾不知道斯予出事了,她知道了除了跟著操心,也起不到什麼作用!阿唯,斯予醒過來了嗎?這幾天,我眼皮跳的很快,總是擔心要出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