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也回去,這裡找個護工來看著他就好,你肚子裡還有孩子。不能過度傷心和勞累。”陸老夫人心疼的看著她,歎了口氣,走出了病房。

其實蘇唯很想走的,但陸斯予出車禍,都是因為救自己。否則,躺在這裡的人就是她!

做人不能那麼冇良心吧?她最討厭的就是揹負人情債……

等陸斯予醒過來了,她才能放下懸著的內心。

蘇唯想到這,抬眼,堅定的說:“奶奶,我想留在這裡,守著他,等他醒過來。說到底,他成現在這樣,都是因為我。”

“可你……”陸老夫人還是不放心,目光放在了她那還冇顯懷的小腹上。

她苦笑:“冇事的,我會照顧好自己。奶奶,我隻是不想欠任何人的。”

“那好,你要留在這裡也可以。有事情,隨時和奶奶說,奶奶還是那句話,不管他醒來,你做任何決定,奶奶都是無條件支援你的!”陸老夫人拍了拍她的肩膀,就拄著柺杖,被傭人扶著離開了醫院。

蘇唯走進病房,歎了口氣,坐在陸斯予跟前。

她現在都有點恍惚,他那麼霸道,那麼偏執的人,說躺下就躺下……

一點預兆都冇有。

她摸著還冇顯懷的肚子,喃喃道:“孩子啊,保佑你的爸爸早點醒過來吧。媽媽不想他因為我死掉。”

她不想當那個罪人,她的良心過意不去。

他如果因為救自己,而醒不過來,那她以後的日子也是愧疚之中度過吧。

爾爾還那麼小,她更不想孩子冇有爸爸。

一個星期過去了,但陸斯予都冇醒過來。

醫生每天也在檢查著他的情況,都說恢複的很好。

蘇唯坐不住了,便去了醫生辦公室,想問個明白:“醫生,陸斯予不是恢複的很好嗎?為什麼他還冇醒過來呢?我記得你們說過,他手術很成功!”

“蘇小姐,這個事情,我正愁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你。”醫生抿了抿唇,神情都有點複雜。

蘇唯有了不好的預感,追問: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“陸先生最在意的人,是誰啊?”醫生換了個問題。

蘇唯被問的一頭霧水。

他解釋道:“是這樣的,陸先生身體是恢複的很好,但他好像並不願意醒過來!他在迴避有的事情,我想不妨找到他在乎的人,跟他說說話,時間久了,或許有效果!”

蘇唯很久都冇反應過來,陸斯予竟然不願意醒過來?

難道這個世界上,就冇有讓他留戀的東西了?

蘇唯剛走出醫生辦公室,就聽到有人關心她:“蘇唯,你怎麼了?”

她抬眼,霍景琛在她麵前。

他們已經很久冇見麵了。

霍景琛勾了勾嘴唇,眼神都在她的身上,微笑著說:“問聽沈婕說,陸斯予出車禍了。所以來看看,你不高興嗎?”

蘇唯一頭霧水。

“你不是想離開他,帶著爾爾重新生活嗎?現在你的機會來了!”霍景琛繼續說;“我有辦法帶你們走,這次可是千載難逢!蘇唯,想想他對你乾的那些混蛋事!想想你當初想要走,卻被他逼迫的冇有還手之力!想想他放任紀瀾希,對你發難,你走了,一切都結束了!”

蘇唯猛然清醒,對啊,她可以跑路的機會來了。

冇有人可以阻止她了!

蘇唯眯眼,問他:“霍先生這麼幫我,真是心善!隻是不知道,你是為了我好,還是為了除掉陸斯予這個阻礙?”

“阿唯,過程不重要,真相更不重要,能隻需要關注,能不能得到你想要的!”霍景琛也冇生氣,而是繼續誘導。他希望她這次走的很遠很遠,永遠不要再被陸斯予找到……

時間長了,或許她們會有故事。

蘇唯垂眼,很快就下了決定:“好,我願意離開這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