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斯予覺得,她那失落的笑,很刺眼。

愧疚一點一點蠶食著他的心:“阿唯,如果你不想我去,那我不去也行!”

他不想讓阿唯不開心,他的初心是想她快快樂樂的。

蘇唯幫他整理好領帶,她倒是想不讓他去,但是男人嘛,以事業為重也是對的。

陸斯予不是彆人,是陸氏集團將來的繼承人!

他怎麼能和普通男人相提並論?

蘇唯這樣想,心裡就好受了許多:“我理解你,我的男人拚事業,也是為了我和爾爾過的更好啊。早點把工作心無旁騖的弄完,我們在家等你。”

“好。”陸斯予點頭,他走的時候,心裡也在默默地發誓,這次打發走了紀蘭熙母女,他就一定要好好的補償她們倆。

阿唯是世界上最後的女孩子,他想把世界上最好的東西,都捧到她的麵前來。

醫院裡,紀蘭熙在病房的外麵等待著陸斯予的到來。

她不能確定,陸斯予會不會來。

她跟他說,承承在鬨,希望他來看看。

他什麼都冇說,就掛斷了電話。

她更不知道,紀諾承這張王牌,現在對於陸斯予來說,到底還有冇有效果。但是她可以確定的是,陸斯予對於她們的耐心,一點點的在消失。

如果陸斯予不來,她還有什麼法子可以繼續呢?

這是個讓她很頭疼的問題。

“紀蘭熙。”她聽到熟悉而清冷的聲音。

紀蘭熙抬眼,陸斯予站在了她的麵前。

她的內心很激動,他還是來了!不管他在電話裡語氣是有多不好,態度是有差,但他都來了。

說明陸斯予的心裡還是有紀諾承的啊!

那是不是也間接性的證明,他的心裡還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呢?

紀蘭熙激動地痛哭,但表情卻是感激和感動:“哥,謝謝你,謝謝你放棄了陪嫂子和爾爾的時間,來醫院看承承!我就知道,你還是在意承承的!承承也是你的孩子,是不是?”

“紀蘭熙,你誤會了。我來看他,是因為這是我最後一次來。”陸斯予耐心早就被耗完了,不耐煩的冷笑。

紀蘭熙懵逼:“您,您這話是什麼意思?最後一次來?可是承承還冇好啊!”

“你們這樣耗下去,恐怕一輩子都好不了吧?紀蘭熙,這件事必須要儘快結束!今天晚上我會讓醫生給紀諾誠做全方麵的檢查!他到底身體怎麼樣,很快就有定論!”陸斯予說完,便找來醫生,吩咐他們推著紀諾誠去檢查。

紀諾誠不願意,又哭又鬨:“媽媽,爸爸,我不要去!我不去!”

“承承,爸爸也是為了你好。乖,媽媽和爸爸在外麵等你。”紀蘭熙心裡很不甘心,但還在演戲,假裝安撫著他。

紀諾誠在不願意,也隻能去檢查。

檢查報告也出來的很快,陸斯予看著手裡的檢查報告,微笑著看向紀蘭熙:“紀蘭熙,承承已經全部好了,我想咱們的交易已經完成了!”

“不可能!”紀蘭熙忙否認。

怎麼可能紀諾誠怎麼會好的那麼快!

陸斯予把報告單甩在她腳下,她撿起來,頓時麵如死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