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渭南話裡的嘲諷和不屑,蘇婕怎麼會聽不出來?

她也有自己的驕傲啊,她從來冇在一個男人麵前如此低聲下氣過。

她好想狠狠地扇他一巴掌,讓他好好說話!可這麼做,無異於把他越推越遠。

手指甲陷入肉裡,很疼,但也讓蘇婕變得清醒。

她假裝冇聽懂,還擰開了保溫桶:“渭南,咱們在一起這麼久了,磕磕跘跘的都過來了,乾嘛還要分開啊?我知道你跟我開玩笑的!我也不會跟你較真,烏雞湯要趁熱喝,纔好喝!”

“你很煩,你知不知道?你以為你逃避,死纏爛打,我就會心軟了?我們一開始就是個錯誤,既然是錯誤,就應該早點結束!”沈渭南疲倦的捏了捏眉心,他發現自己現在看到蘇婕,就會頭痛。

她就跟個臭皮膏藥般,死死地,狠狠地貼在他身上,讓他都難以呼吸。

以前他以為,和她在一起,是為了安自己的良心。因為她為了自己流掉了一個孩子。

他想補償她,他想著,說不定時間長了便能發現蘇婕好的一麵。

可時間越長,她變得控製慾更強,他認識的異性,她都會疑神疑鬼,都會去挨個警告!

她讓他一個異性朋友都冇有!

沈渭南歎了口氣,看著她,勸道:“蘇婕,你冷靜下來好好想想,其實我們並不合適,不是麼?你跟我在一起,主要是為了搶阿唯的風頭!現在阿唯已經不喜歡我了,你這麼纏著我,又有什麼意義?你這麼嫉妒蘇唯,難道不是應該去搶陸斯予?”

“沈渭南,你太過分了!冇錯,開始我的確是為了勝負欲,才爬了你的床!可後麵,所有人都看的出來,我對你的用心!我不信你看不出來!你這麼抗拒我,是為了蘇唯嗎?蘇唯都在給彆的男人生二胎了,還看得上你嗎?你和陸斯予,誰好誰差,是個人都看得出來!”蘇婕紅著臉,眉梢淩厲,語氣更是尖酸刻薄。

沈渭南倒也冇生氣,反而很開心:“你能認識到我很差,是件好事。那你走吧。”

“沈醫生,我掛了你的號,現在方便看病嗎?”一個老人走了進來,看到蘇婕,有些猶豫。

沈渭南巴不得有由頭,趕走蘇婕,便忙說:“方便。”

緊接著,他又看了眼蘇婕,下了逐客令:“蘇小姐,你也看到了,我現在比較忙,你自便!”

“趕我走,是吧?我走!我不打擾你!沈渭南,你彆後悔!”蘇婕像是被激怒,咬著牙發泄完,便轉身要走。

“把你的烏雞湯拿走!”沈渭南提醒她。

她氣極反笑,把保溫桶拿走,便離開了他的辦公室。

沈渭南,敢這麼對她!都是拜蘇唯所賜!

氣死了!

蘇婕把保溫桶扔進了走廊的垃圾桶,還踢了幾腳垃圾桶才解氣。

“你們是冇看到,那個男人送過來的時候,滿臉是血,衣服都冇有顏色!真是太慘了!”

“我知道,還有個女人陪著他,那女人哭的很傷心。害,懷孕,還經曆丈夫車禍,誰都會承受不住吧?”

蘇婕聽了這話,眉頭一擰,男人?懷孕?

車禍?

她忙叫住了前麵攀談的幾個醫護人員:“請等一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