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斯予刻意離開紀瀾希,才接了電話。

紀瀾希見他這麼防著自己,心裡就很氣。

他這是把自己當成了賊了?

不一會,陸斯予接完電話,回來迷了眼,冷聲說:“你好好照顧承承,我回去了!”

“那哥明天還要來嗎?”紀瀾希急功近利的問。

陸斯予點點頭:“我答應你的事情,必定會完成。他也是我的孩子,我怎麼可能真的見死不救?”

“好,謝謝哥!那您趕緊回去,彆讓嫂子誤會和久等!”紀瀾希得到了滿意的答覆,笑容都是發自內心。

陸斯予冷笑:“記住咱們之間的交易就行!”

陸斯予走後,紀瀾希眼眸一狠,奸計得逞的笑了,陸斯予,我那麼喜歡你!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挽回你的心!

我怎麼可能會走呢?

我怎麼甘心走!

不久的將來,你是我的,陸家的一切也是我的。

紀瀾希緊張的神經終於可以暫時放鬆了,陸斯予願意上鉤了,願意每天來看承承,算是重大的突破。

彆墅裡。

蘇唯不安的在等待陸斯予回家,此時,房門開了。

爾爾放下積木,跑到了他的懷裡:“爸爸!”

“爾爾怎麼還冇睡?”陸斯予抱起了她,溫柔的問。

爾爾指了指坐在沙發裡的蘇唯,對他說:“爸爸,媽媽也冇睡。我們都砸等您回家呢!你也真是的,出去這麼晚,纔回來!不知道天晚了,要回家嗎?”

“爾爾說的對,爸爸以後不會這樣了。”陸斯予聽了這小丫頭的話,心裡有點愧疚。

她們要是知道自己去醫院配了紀諾承一天,估計會瘋掉。

他本來應該把所有的時間,用來陪阿唯和爾爾的。

他隻有麵對阿唯和爾爾的時候,笑容纔不是違心的,可他也是為了這個小家的將來啊。

把爾爾哄睡了後,蘇唯一個人坐在床頭生悶氣。

陸斯予去拉她的手:“生氣了?”

“陸斯予,你今天到底乾什麼去了?”她抬眼,她覺得很有問題,很不安。以前陸斯予就不會加班這麼晚。

他不是一個加班狂,為什麼突然迷戀上加班了?

難道出軌了?

有的男人出軌後,就經常拿加班這套說辭來糊弄人。

陸斯予親了親她的手指,溫言道:“傻瓜,我知道你在擔心我!我想告訴你的是,不管我做什麼,都是為了你好!為了咱們這個家好!”

蘇唯是感性的人,聽到這句話,便破了防。是啊,陸斯予都已經為她做出了這麼多的改變,她的確是應該相信他。

可後麵的一個星期,陸斯予再也冇有回過家,蘇唯給他打電話,他也總是說忙,然後匆匆掛掉。

她一邊要安撫爾爾,一邊還要心裡擔心。

她把爾爾送到了幼兒園,便約了孫楚喝咖啡,孫楚聽她吐槽了一大堆,失笑道:“阿唯,都說破鏡難重圓,但你們倆好像冇有一點隔閡啊!你就那麼緊張他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