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斯予剛到醫院,就看到紀瀾希在走廊上著急的走來走去。

“紀瀾希!”他的聲音很冷,就是公事公辦的樣子。

紀瀾希抬眼,就被他直達眼底的冷漠給刺痛了,這是她從未見過的冰冷,淡漠。

以前他隻是討厭自己,想要逃離自己,現在卻變成了冷冷冰冰!

還有,他從未叫過自己的名字,一直都是叫她瀾希或者希希,此時此刻卻叫她紀瀾希!這是不是意味著,他要為了蘇唯,要徹底的和自己劃開距離!

紀瀾希心裡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的,她嫉妒的哭,但表情卻很柔弱無助:“哥,你總算來了!我害怕死了,我害怕承承會出事!”

“希望你說到做到,我來看他,他好了,你就出國!”陸斯予卻提醒著她這個冰冷的現實。

生怕她反悔。

她擦了眼淚,為了取得他的信任,她不惜伸出手指,發毒誓:“哥,我可以發毒誓的!要是承承好了,我不帶他走,繼續糾纏你的話!承承肯定會被天打雷劈的!”

其實紀瀾希偷換概唸了,她是拿紀諾承來發的毒誓!就算是毀約,報應的也是紀諾承!和她冇有半毛錢的關係!

陸斯予眯了眯眼。

“哥,當初我為了生下承承,不惜和蕭廷出國生了它。它對我有多重要,您應該知道!我有多喜歡你,我就有重視他!現在你願意相信我的誠意了嗎?”紀瀾希苦笑。

陸斯予相信,虎毒不食子,再說,以前的紀瀾希隻是自卑,算不上壞。

她畢竟是陸家的養女,徐傲秋的精神支柱,他做的太絕,也不好

陸斯予便點點頭,放鬆了警惕;“我相信你。”

“那等會請哥務必配合承承,他隻是個小孩子。隻要他開心就好,您不用當真。”紀瀾希還補充了一句這樣的話。

陸斯予跟著她進了病房,紀諾承在鬨脾氣,地上都是灑落的飯菜,很是狼藉。

“承承,你看誰來看你了?”紀瀾希對著他的小背影喊了一句。

紀諾承抱怨著說:“我說過,爸爸不來,我是不會吃飯的!我也是有爸爸疼得小孩子!”

他轉過頭,看到陸斯予,愣住了,隨後眼眸一亮,開心的大喊:“爸爸,爸爸,您來了!爸爸!”

紀諾承雖然年紀小,但是演技卻是極好,喜極而泣,把很久冇有看到陸斯予都那種欣喜若狂,手足無措,演的入木三分。

紀瀾希收拾著地上的狼藉。

紀諾承撲進了陸斯予的懷裡,看著他,熱淚盈眶:“爸爸!爸爸,我親愛的爸爸!”

他的爸爸,充滿著無限的渴望,他也很想每天看到爸爸和媽媽!

而不是用這種討好的方式,才能得來獎賞!

陸斯予皺眉,他對紀諾承口裡的爸爸,很是牴觸。

他正要糾正,紀瀾希便跟他搖頭,示意他順著紀諾承。

陸斯予想到這次來的目的,又想到了和阿唯冇有人打擾的未來,便忍住了心裡的不適。

紀瀾希去買了排骨湯,要喂紀諾承,紀諾承卻嚷著要陸斯予喂。

陸斯予隻能一勺一勺的喂他喝,他的小鼻子很紅很紅,哭著笑道:“爸爸喂的排骨湯,真好喝!要是以後都能喝到爸爸喂的飯,那就好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