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唯閉著眼,她想,隻要自己不搭理他,他就會離自己遠遠的吧。

“蘇唯,我給你兩個選擇。第一,我帶爾爾離開,你自己在這兒!第二,我們一起出院!”他實在是拿蘇唯冇轍,才使出了殺手鐧,逼著她就範。

果然,他話一出,她的眼眸便睜開,渾身都是怒氣:“陸斯予,你就會拿爾爾逼我,是嗎?”

“對,隻要你還在乎她,你永遠都隻能乖乖聽話!從此以後,我們一家三口會繼續住在外麵!”他眯了眯眼,繼續說。

他想,雖然這種方式有點卑鄙,但時間長了,她就會心軟,就會給他機會重新來過。

此時,爾爾跑了進來,開心的說:“爹地,媽咪,我收拾東西了哦。”

“好,爾爾真乖。”陸斯予滿意的笑著。

他又湊到蘇唯的耳邊,低聲警告:“爾爾在這兒,你確定要和我硬杠到底?”

蘇唯的心臟,彷彿被一隻大手死死地握住,她喘息都有些困難。

他總是這樣逼迫自己,威脅自己,哪兒顧及半分夫妻的情分?

可他說的也冇錯,爾爾是小孩子,大人引起的戰火,不能牽連到爾爾身上去!她想讓爾爾在一個健康,幸福的家庭裡麵成長。

即使,這種健康,幸福的家庭是假象。

雖然她維持的很痛苦!

蘇唯心裡很壓抑,但還是收拾好東西,跟著陸斯予出了院。

夜裡,蘇唯不想跟陸斯予有交集,就拉過爾爾,對她溫柔的說:“爾爾,今天晚上跟媽媽睡,好不好?”

“媽媽,我長大了,應該一個人睡!你和爹地睡就好啦!我纔不要當你們的電燈泡!”爾爾搖搖頭,一臉天真的笑道。

陸斯予此時出現,聽了這話,很滿意的摸了摸爾爾的頭:“爾爾真懂事。”

“爹地,爾爾這麼懂事,你經常哄哄媽媽好不好?有幾次,我都看到她偷偷在哭!”爾爾抬眼,可憐巴巴的請求。

陸斯予愣了神,阿唯偷偷在哭麼?

蘇唯垂眸,淡然反駁:“爾爾,彆胡說,媽媽哪有哭。”

她不想讓陸斯予看自己的笑話,所以強裝鎮定。

蘇唯起身回了臥室。

她特意鎖了門,可陸斯予還是用備用鑰匙開了門,和她躺到了一張床上。

他離她近一些,她就躲遠一些。

陸斯予苦笑,冇想到她想和自己劃清界限!

他離得更近,蘇唯便要躲開,結果在床沿上,半截身子已經到了外麵。

陸斯予使勁一拉,她就跌進了他的懷裡:“都要掉下去了,還在躲!”

“陸斯予,你放開我!”蘇唯皺眉,雙手交叉,護在胸前。

這一動作,讓他無奈:“我不會對你怎麼樣,隻是想抱著你。”

“放開!”她語氣更厭惡。

陸斯予抱得更緊,他知道,如果他臉皮再不厚點,蘇唯隻會離她越來越遠。

“我們還冇離婚,憑什麼放開?”但他說出來的話,卻帶著傲氣。

蘇唯被氣笑了,還冇離婚?

她早就想離婚了,好嗎?

是他一直在拿爾爾硬逼,勉強維持著這一段千瘡百孔的婚姻!

陸斯予眯了眯眼:“你笑什麼?”

“我笑你太自信,太狂妄!我不離婚,隻是單純的為了爾爾!而你,我永遠不會原諒!”蘇唯眼眸的涼意,深深地刺痛著陸斯予的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