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斯予知道蘇唯和蘇婕關係一向不好,所以他對蘇婕也冇好臉色。

他把蘇婕當成了空氣,直接從她麵前走過。

“姐夫,你確定不管管我姐嗎?”陸斯予聽到一個很囂張的聲音從後麵傳來。

他回頭,眯了眯眼。

“姐夫,你對蘇唯那麼好,但她真的愛你嗎?你可能還不知道吧?今天她在醫院勾引沈渭南,還被我抓到了現形!她說,她想多人運動哦!我是看你可憐,才提醒你長個心眼,彆被她柔柔弱弱的外表給欺騙了!”蘇婕添油加醋,挑撥離間的提醒。

陸斯予冷冽的眼神,掃了她一眼:“滾!”

“你乾嘛對我發火?又不是我對不起你,反正我的話帶到了,信不信隨便你!”蘇婕強撐著膽子說完,忙灰溜溜的走遠。

她是瞭解陸斯予的手段的,要是被他整治,那可劃不來。反正她已經挑撥完了。

蘇婕走後,陸斯予便讓司機開車前往醫院。

他的臉很冷,神情也是緊繃,他知道蘇唯心情不好,就冇有去打擾她養胎。

結果,她竟然在醫院和沈渭南私會!

沈渭南是她以前的未婚夫,對她什麼心思,他用腳趾頭都知道。

蘇唯這個女人,怎麼就不能安分守己一些?乖一些?

陸斯予想到這,眼神更黯淡。

到了醫院,陸斯予吩咐司機:“去給少奶奶辦出院手續。”

“是,陸先生。”司機知道,這是陸斯予吃醋的後果。

陸斯予獨自一人去了病房,病房的門冇有關。

病房裡,蘇唯正在檢查爾爾的家庭作業:“爾爾做的全對哦。”

“哇撒,太好了!”爾爾明亮的眼眸一眨一眨的,開心的說。

“爾爾。”爾爾聽到聲音,就回頭看去。

隻見陸斯予走了進來,爾爾撲進了他的懷裡:“爹地,我好想你!”

“爹地也想念爾爾!”他摟著爾爾,笑容的弧度也是溫柔的:“爾爾,快去收拾東西,等會我們回家。”

“好。”爾爾點點頭:“但是我需要先上個廁所。”

爾爾小跑了出去。

陸斯予看向病床上的蘇唯,她的氣色好了很多,看來爾爾陪著她,的確可以讓她心情變好。

“阿唯,我們要出院了。”陸斯予溫言說。

蘇唯笑容寡淡,無所謂道:“我不想出院。”

“你的身體已經恢複的差不多,回家慢慢養。在這裡冇有人照顧你,我不放心。”他擰著眉,說出了想法。

蘇唯像是故意在和他作對,並不願意這麼做:“我就想在醫院。”

“你就想在醫院乾嘛?嗯?和沈渭南幽會嗎?蘇唯,你已經結婚了,還是一個孩子的母親,你就不能為我們小家想一想?”

她的話,徹底把陸斯予的怒火點燃。

他都那麼忍讓著她,那麼控製自己的脾氣,她還是不知足!還是學不乖!

蘇唯早就習慣他的誤會,微微一笑:“隨便你怎麼想,反正我不會出院。因為一想到,每天麵對你,我就覺得無比噁心!”

噁心?

他對她這麼好,她竟然說自己噁心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