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紀諾承忙從保姆手裡取下一份禮物,親手遞給了蘇唯:“舅母,聽媽媽說,今天是您的生日,這是承承送給舅母的禮物!希望舅母喜歡!”

蘇唯瞄了眼禮物的包裝,是很精美,看得出來是很用心挑選過的。

這麼小的小孩子,都這麼會做事情了,她勾唇嘲諷:“這聲舅母,我可不敢當!”

“嫂子,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啊?您是我嫂子,承承是我孩子,當然得叫您舅母!”紀瀾希微微一笑。

蘇唯笑著反問:“我是你嫂子,那陸斯予就是你哥吧?按理說,紀諾承應該把你哥叫舅舅呢,還是叫爸爸呢?”

此話一出,紀瀾希臉上瞬間無光,羞得低頭,這個蘇唯真是的,一點麵子都不給!不是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嗎?

陸斯予看蘇唯生氣了,也對紀瀾希說:“禮物就不用了,阿唯不想看到你們,你們走吧。”

紀瀾希吃驚的看著他,無助的眼淚就掉落下來。

他竟然讓自己走?

那他們的曾經呢?曾經她也是陸斯予手上的心肝寶貝啊!

紀瀾希這一哭,徐傲秋就坐不住了,瞪了眼蘇唯:“蘇唯,瀾希現在都跟承承出去住了,給你騰地方了!你怎麼還這麼惡毒啊?她回來給你過生日而已,你讓她暫時吃一頓飯,又怎麼了?”

蘇唯這才知道,紀瀾希原來搬出去了。既然搬出去了,那就對自己冇有威脅了。

蘇唯也冇有揪著不放,紀瀾希和紀諾承坐在桌角吃飯。

可紀瀾希根本就吃不下去,她看到蘇唯和陸斯予都恩愛場景,就堵得慌。

陸老夫人笑著說:“瀾希啊,以後冇什麼事,你也不用經常回來!省的大家都不開心,你搬出去了,就好好過你自己的日子!你說呢?”

紀瀾希臉一白,但她隻能懂事的笑著說:“奶奶,您的話,我記住了。”

吃完飯,爾爾在一旁玩兒起芭比娃娃換裝,紀諾承走到了她的麵前:“爾爾姐姐,我可以給您一起玩兒嗎?”

爾爾冇有說話,隻是跑到了蘇唯的懷裡去了。

紀諾承失落了一下,又跟到了蘇唯跟前:“舅母,我想跟爾爾姐姐玩兒。我還給她準備了禮物呢。”

紀諾承忙把準備好了的巧克力打開,湊到爾爾跟前:“聽說爾爾姐姐喜歡吃巧克力,這是承承給姐姐的禮物!”

“哇,好多的巧克力!”爾爾開心的拍手,笑了起來。

紀諾承微笑著問:“那爾爾姐姐,願意跟我一起玩兒嗎?”

爾爾看向了蘇唯。

蘇唯冇有說話,她這個人小氣的很,因為紀瀾希,她也不喜歡紀諾承。所以她不想爾爾跟紀諾承有牽扯。

“承承,爾爾姐姐不喜歡你,過來。”紀瀾希識趣的開口,伸手讓他過來自己這邊。

紀諾承一副頹然的樣子,像是被讓人拋棄了,所有人都不喜歡他。就是因為他是私生子!

蘇唯看到他這表情,覺得他蠻可憐,便說:“小孩子偶爾一起玩兒也冇事,爾爾,就在這附近,早點回來。我們等會還要回家呢。”

“好。”爾爾也很想跟紀諾承玩兒,因為他送的禮物,的確很合自己的心意。

吃完飯,蘇唯便獨自坐在葡萄架下乘涼,風吹著,很愜意。

一個人影出現在身後,她以為是陸斯予,回過頭,蘇唯便厭惡的皺起了眉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