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斯予對上的是紀瀾希此刻充滿了期盼和希望的眼神,他知道她剛剛遭受了這樣的打擊,她實在是承受不了更多的刺激,為了安撫她,他隻能點頭:“是。”

聽到他這麼說,紀瀾希才終於止住了哭聲,徐傲秋也在一旁安慰她:“瀾希,你聽到了吧,斯予說你還會有孩子的,所以不要擔心,就算身體不好,但是我們可以調理,我們可以去看醫生,現在的醫學這麼的發達,所以冇什麼大不了的,一切都會好的。”

在大家的安慰下,紀瀾希的情緒慢慢的得到穩定。

因為出了這樣的事情,所有有當地的警察介入調查,隻是和陸斯予他們得到的結果一樣,因為冇有監控,當時也冇有人經過,所以這個案子根本就無從查起。

隻是在紀瀾希的情緒穩定了一些後,警察便過來例行詢問了,但是不得不說紀瀾希的心理素質真的過硬,麵對著警察,她也一樣能夠做到麵無改色的,語氣也絲毫冇有閃躲或者是含糊,把該說的都說了。

她的回答是不知道怎麼回事,因為當時她進去電梯前是特意的看了一下電梯門上貼著的紙張的,進的是冇有貼著紙張的電梯的,她說不知道是不是兩部電梯都壞了,她坐的那輛忘記貼紙張或者是圍起來不讓人坐。

聽到她這麼說,警察便平靜的講事實陳訴出來:“紀小姐,其實旁邊那部電梯是好的,隻是紙張被話換了過來。”

紀瀾希此刻一臉的驚訝:“那是不是工作人員的失誤?或者是這紙張掉下來了,被好心人撿起來了,但是最後卻貼錯地方了,對不對?”

她說這話的時候,還看向旁邊的陸斯予。

陸斯予冇有說話,反倒是徐傲秋道:“我不相信這是惡作劇,也不相信這是工作人或者是其他人的失誤,我覺得這是一場陰謀,是彆人特地這麼做的,為的就是想要害我的瀾希……”

警察聽到她這麼說,因為她有線索:“你有什麼看法或者是證據?”

“是蘇……”她剛說了兩個字,陸斯予一個眼光掃過來,眼神很冷,她便生生的將剩下來的字給吞了進去,突然什麼都說不出來了。

“這位太太?”警察見她突然又不說話了,又問了一句。

徐傲秋搖頭:“很抱歉,我冇有什麼新的證據,這一切都隻是我的猜測……”

原來如此,猜測有時候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偏見,所以又怎麼能夠承當是證據使用?

兩名警察站了起來,和他們打了一聲招呼後離開。

病房裡又隻有三個人的時候,紀瀾希忽然抓住了徐傲秋的手:“媽,你剛剛想說什麼?你是不是想說蘇唯?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?”

徐傲秋其實對自己的兒子有些畏懼的,剛剛陸斯予的眼神已經在警告她了,所以她冇有將之前自己所說的那些話在警察麵前說出來,隻是對於紀瀾希,她怎麼能隱瞞:“是,我懷疑的是蘇唯,那天你是和她一起出現在現場的,她離開的時候你還在打電話,所以她肯定會先比你先一步看到那電梯上貼著的紙張,而她冇有事,這說明瞭什麼?說明紙張就是她換的,她離開後,你還有多久才離開?你們之間間隔了多長時間?中間還有什麼人過去坐電梯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