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渭南抬眼,有些吃驚:“阿唯,你怎麼也在醫院?你生病了?”

他一想到蘇唯生病,整個人都處於緊繃狀態。

“我懷孕了。”蘇唯本來想告訴他,最近發生的一係列糟心事。

可話到嘴邊,她開始猶豫。沈渭南就算知道,又能怎樣?

能帶她遠離是非嗎?顯然是不能。

相反,他還會為自己操心。

蘇唯想到這,就避重就輕的開口。

沈渭南眉頭皺了皺:“你又懷孕了?不是說想離婚?”

離婚?

大概這輩子都不可能吧,陸斯予的偏執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,他的佔有慾和自尊心根本不會允許自己逃離。

蘇唯看著他,苦笑:“很看不起我這樣的人吧?言行不一致說的就是我這種!”

“阿唯,彆這樣想,家家有本難唸的經!誰能隨心所欲,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辦事情啊?就像我,明明很討厭蘇婕,可她還是不依不饒,賴著我!我和你比,又高尚到哪裡去?你願意為他懷二胎,自然是有你的道理。我還是那句話,不管你做任何決定,我都會支援。”沈渭南笑容很溫暖,彷彿陰暗裡的一縷陽光,為她帶去了暖意。

蘇唯也知道他的糟心事,安慰道:“慢慢來。”

蘇唯皺眉,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,擰眉道:“你臉色不好,又和蘇婕吵架了?”

“嗬嗬,有你這跟攪屎棍在,我們想不吵架都難!”背後一陣冷嘲熱諷。

蘇唯和沈渭南側頭看去。

隻見包著紗布的蘇婕,怒氣沖沖的瞪著蘇唯:“蘇唯,人要臉樹要皮,你不知道嗎?都懷了二胎,還這麼不安分?你和沈渭南都已經是過去式了,我現在纔是他的女朋友!你還扒著他不放,你想乾嘛?還是你想多人運動?”

“你真的喜歡沈渭南嗎?你應該隻是為了和我搶吧!從小到大,隻要是我的東西,你好像都很有興趣,不惜一切手段弄到手!蘇婕,沈渭南是被你怎麼弄到手的,你知,我知!在我麵前,少作妖!”蘇唯扯了扯嘴角,涼涼的笑了。

沈渭南忙跟蘇唯道歉:“阿唯,你彆跟她一般見識,她就是這樣!”

“放心,瘋狗咬我一口,我當然是自認倒黴!總不能也去咬瘋狗一口吧?沈渭南,以前我不理解你為什麼如此想分手,現在我是徹底明白了!甩掉她,是很明智的選擇!”蘇唯像是故意氣她,說完,就要回自己病房。

蘇婕被激怒,想要打蘇唯:“蘇唯,你說誰是瘋狗?你給我站住,把話說清楚!還有,你有什麼資格插手我和沈渭南的事情!”

“你還要鬨到什麼時候?這裡是醫院,公共場合!你就這麼冇有素質?”沈渭南攔著她的去路,瞪了蘇婕一眼,很不耐煩。

蘇婕看到他眼裡的厭惡,更加崩潰:“你還知道是公共場合啊?那你還和她那麼親密,你們是不是想摟摟抱抱,舊情複燃啊?”

“我什麼時候和阿唯摟摟抱抱了?”沈渭南還在壓抑怒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