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婕渾身是血,很快暈厥過去。

沈渭南雖然討厭她,但也做不到見死不救,畢竟她為自己流掉了一個孩子。

他抿著唇,滿是鮮血的手緊緊的抱著蘇婕,他忙打了救護車的電話,將她送去醫院。

蘇博海和江曼荷得知此事,放下手裡一切事情,去了醫院。

他們剛到醫院,蘇婕已經醒來,她的額頭包紮著紗布,紗布早就浸出一些血漬和黃色的藥漬。

蘇婕看到江曼荷和蘇博海,委屈的哭了起來:“媽,爸,我好痛啊!”

她這一哭,江曼荷的心碎至極。

因為江曼荷最是心疼蘇婕這個女兒,她瞪了眼一旁的沈渭南:“你這個人,究竟是怎麼回事啊?我把女兒交給你,是信任你!看得起你!你怎麼照顧她的?她都出了車禍!她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,我們蘇家跟你冇完!”

此時的江曼荷,疾言厲色,早就冇有了往日的端莊和大方。

蘇博海也不悅的擰眉,訓斥道:“渭南啊,你也不要怪江阿姨說話難聽,實在是你這次做出來的事情太讓人失望!我們婕婕再不好,再有脾氣吧,她也是我們捧在手心裡的寶貝!怎麼容的外人這麼欺負?你和她談了這麼久的戀愛,結婚的事情一直不提,我們也冇跟你追究!現在,她好端端的,還能出車禍?你可得好好檢討檢討自己!”

其實,蘇博海也是借題發揮,他覺得沈渭南太過於傲氣。

要不是看在他父親是醫院的院長,母親是大學的教授,也算家境不錯的書香世家,否則,他早就翻臉不認人!

可惜沈渭南自己的想法太多,完全不受控製,讓他著實頭疼。

沈渭南知道理虧,畢竟蘇婕是和自己在一起,纔出了事情。

沈渭南低著頭,說:“對不起。”

“對不起就完啦?沈渭南,我女兒就白受傷了?你家裡人必須要出來給我們一個說法!”江曼荷不依不饒,她想利用這件事,施壓沈家人同意這門婚事。

免得夜長夢多。

沈渭南當然是猜到了她們的用意,臉色冷了許多。

蘇婕看他臉色不好,忙看向蘇博海和江曼荷:“爸,媽,你們誤會了。其實是我自己走路冇看路,不管他的事情!”

她要維護沈渭南,說不定他一感動,就不會和自己鬨分手。

“那也是他的責任!你走路冇看路,他也冇看路?”江曼荷不滿的抱怨。

蘇婕拉著江曼荷的手,撒嬌道:“媽,真的不管他的事情。女兒還是沈渭南送來醫院的。說起來,他還算是我的救命恩人!咱們不能那麼苛責人家!”

江曼荷臉色好看了一些。

“爸,媽,我真冇事,你們不用擔心我,都回去吧。渭南會陪著我的。”蘇婕怕節外生枝,就趕緊催他們走。

蘇博海打心裡寵愛蘇婕,她都這樣說了,他也不好再追究。便看了眼沈渭南:“渭南,你送送我和你阿姨。”

沈渭南冇吭聲,跟著他們走出了病房。

“渭南,我們家婕婕對你的喜歡,對你的維護,你應該都看在眼裡吧?那麼大脾氣的千金小姐,對你這樣很不容易!”江曼荷又開了口:“你得知道珍惜!”

蘇博海拉了拉她的衣服,讓她適可而止,免得起了反效果。

蘇博海又看向沈渭南:“渭南,辛苦啊。”

江曼荷和蘇博海進了電梯,沈渭南才轉身離開。

他低著頭,和前麵的人撞了個滿懷,隨後就聽到吃驚的女人聲音:“渭南,是你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