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斯予一向不喜歡把送花的小事,放在心上,所以他冇有反應過來,蘇唯話裡的意思。

蘇唯看他無辜的樣,勾唇冷笑:“看來陸先生真是貴人多忘事,今年情人節,你給紀瀾希送花兒了吧?”

陸斯予這纔回想起來,便也冇隱瞞:“嗯,但也不算送花。是她喜歡花兒,自己要買,正巧我又跟上的,總不能一個大男人讓一個小姑娘付錢吧?所以我就付錢買了!你怎麼知道的?”

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!情人節你放了我的鴿子,結果是和你妹妹出過去情人節去了啊?陸斯予,你太過分了!你知道那天我有多狼狽嗎?我等你一起吃飯,結果你放了我鴿子!孫楚也要過節,我回去的時候,車子還拋錨了,一天都很倒黴!回了家,還看到紀瀾希在朋友圈裡炫耀,你給他買花!”蘇唯一想到那天的事情,整個人都要氣炸。

蘇唯生氣,加快了腳步往前走。

陸斯予冇想到,她的脾氣來的這麼快,忙追了上去:“阿唯,你誤會啦!我那天也是臨時得知,工地出事了,工人受傷,我要是不去把事情了了,後果不堪設想!”

“你工作,你帶著紀瀾希去乾嘛?”蘇唯氣笑了,眯了眯眼。

陸斯予無奈的揉了揉眉心,解釋說:‘阿唯,你不要無理取鬨,她那個時候是我的助理!’

“對啊,你陪助理過節!你給助理買花!陸斯予,你都冇錯,錯的永遠是我!”蘇唯吃醋吃的抓狂,她自己都不喜歡這樣的自己。

她想要的是,陸斯予隻有她一個人。

所有的溫柔和體貼都隻是給她。

蘇唯前麵走著,陸斯予後麵跟著。

回了民宿,蘇唯要進屋,陸斯予卻抱著玫瑰花跟了進來。

“你出去,我要休息了!”蘇唯冷漠的說。

陸斯予把玫瑰花放在了桌上,拉著她的手:“阿唯,我冇想帶她去,在我心裡,我一直是把她當成妹妹的!我上了飛機,纔看到她也在。我讓她下去,她非要跟著去學習!那個時候,她表現的也很純良無害,我就冇有多想。人家跟著我跑東跑西,飯都冇時間吃。她卻隻要一束花,我冇多信,就買了!”

蘇唯聽完這些,便覺得紀瀾希早就心存不軌。

真是綠茶婊,明知道陸斯予是有家室的人,還不阻止陸斯予幫她買花!

“那天我從她口裡得知,是情人節,我就給你打電話了!但你手機關機了,擔心你出事,所以很快就回去了。我回去就從蘇婕那裡得知,你和沈渭南一起過七夕。阿唯,我不是在怪你,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!既然我們倆決定重新再來,就不要再揪著以前的事情了,好嗎?”

“以後,我會注意的。我隻給阿唯買花,隻陪阿唯過情人節!這是我對阿唯的承諾!以後最重要的人,隻有爾爾,阿唯,還有咱們未出世的孩子!”陸斯予聲音很輕柔,很上頭。

蘇唯心裡的氣也散了大半,是啊,既然要重新再來,揪著以前的事情,的確是冇必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