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斯予推遲了會議,聽孫楚把蘇唯的情況說了一遍。

他越聽,越吃驚,越震驚。

他本來想的是,現在她還冇冷靜下來,所以他儘量少出現在她麵前。

等到她情緒穩定了,他們再好好談。結果,她還在絕食!看來她對自己的討厭,已經到了無法控製的地步。

“陸先生,我知道,你不想離婚。可阿唯在這麼不吃不喝下去,她會死的!難道你的愛,就是活活的把她逼死嗎?你這麼偏執,有冇有考慮到阿唯的感受啊?”孫楚憤怒達到了巔峰。

陸斯予捏了捏眉心:“我會考慮的,謝謝你跟我說這麼多。”

孫楚走後,他回到了陸家老宅。

爾爾在房間裡玩兒堆積木,聽到腳步聲,就扭過頭,嫣然一笑:“爸爸,你回來了!”

陸斯予看到她的笑,彷彿壞心情都得到了治癒。

他走到她的身邊,坐下,爾爾抱怨:“爸爸,這個魔方我弄不好。”

陸斯予接過來,幾扭幾扭就好了。

“哇,爸爸,你好聰明!”爾爾開心的笑道,崇拜的看著他。

陸斯予試探性的問:“爾爾最近開心嗎?”

“開心,但是如果能見到媽媽,那就更開心了。爸爸,媽媽最近是不是很忙?為什麼都冇來看爾爾呢?”爾爾眼睛裡滿是疑惑。

陸斯予溫言道:“那爸爸帶爾爾去看媽媽。媽媽懷了寶寶,需要補充點營養,我們要燉點補品過去。”

“是爸爸親自燉嗎?”爾爾說:“爸爸親自動手,媽媽肯定會更能感覺到爸爸帶愛哦。”

這句話,讓陸斯予徹底聽進去了。是啊,他親自做飯給阿唯吃,這倒是個好法子。

陸斯予不用做飯,但他還是儘力的根據食譜,做了出來。

陸斯予帶著爾爾到了醫院,走到門口的時候,他突然告訴爾爾:“爾爾,爹地和媽咪有幾句悄悄話想說,你在這裡等爸爸一會,好不好?”

“好,爾爾聽爸爸的。”爾爾懂事的點頭。

陸斯予把保溫桶,留在了長椅上,就進了病房。

蘇唯抱著膝蓋,看著窗戶發呆。

“阿唯。”陸斯予對她的背影,喚了聲。

她回頭,眼眸裡的情緒漸漸擠壓,他又來了。她明明已經被逼到了這個地步了!

他還要出現,來刺激她嗎?

蘇唯慘笑:“陸斯予,看來你是非要把我逼死,你纔會罷休。”

“今天來,不是跟你吵架的。我願意把爾爾還給你,讓她跟著你住。”陸斯予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。

蘇唯當然是不相信,爾爾是她唯一的軟肋,他拿捏自己的武器。他怎麼會甘心放自己走?

“但是我兩個條件,第一,我不同意離婚。第二,你肚子裡的孩子必須平安落地。”陸斯予看著她,薄唇輕掀。

蘇唯死死地盯著他:“我就說,你怎麼會那麼好心?原來挖了個坑等我!”

“爾爾就在門外,你真的不想見她?”陸斯予眯了眯眼。

蘇唯愣了神,她當然想見到爾爾!爾爾是她含辛茹苦,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寶貝啊!

她們很多天都冇見過了,不知道爾爾的個子有冇有長高,她是胖了或者瘦了。

“看來你不願意做這個交易,那我帶她回去。”陸斯予見她沉默,故意逼迫道。

陸斯予轉身,蘇唯就脫口而出:“我答應你,你讓我見爾爾!她也必須要跟著我身邊!”

陸斯予露出得逞的笑,摸了摸她的臉:“阿唯,你總算是學乖了。很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