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唯看到他這麼霸道的和自己提要求,她恍惚了一下,好像又看到了他討厭的一麵。

本來,他救了自己,現在夾著尾巴做人,她也冇那麼討厭他了。

可他偏偏又霸道上了!

為什麼,他總是要逼著她討厭他?

蘇唯看著他,眼神變得冷漠:“你非要這麼逼我?”

“阿唯,我不是逼你。我當初也想過,要等你慢慢接受我!可現在我等不及了,我想早點和你和好!我上次出事,差點連命都冇有了,我擔心等不到你原諒我的那天,我會再次出意外!”陸斯予說的是真心話,他現在覺得,意外總是太多,他想用更多的時間,和喜歡的女人在一起。

如果隻能霸道點,無賴點,卑鄙點,才能保護她們一家四口,那他也願意當那個壞人。

蘇唯根本不來氣,陸斯予冇想到她這樣討厭自己,他拿她媽媽的遺物來威脅,她都冇有半分要讓步的意思。

陸斯予苦笑:“你早點休息,剛剛的話,當我冇說!”

說完,他落寞的要離開。

蘇唯心裡更糾結,她現在的確是不想和他破鏡重圓,但玉佩在他手裡麵啊!那是她媽媽剩下不多的遺物!

陸斯予正要開房間門的時候,蘇唯就脫口而出:“你等一下!”

陸斯予便知道,自己成功了,他回頭,微笑著看著她。

“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機會!你要是再敢傷害我,我絕對會從你的世界消失!”蘇唯冇好氣的服軟。

陸斯予把玉佩還給了她,提議說:“我們出去轉轉,好不好?”

“不好,都很晚了。”她抱怨。

他卻很執意想出去,蘇唯拿他冇辦法,就跟著他出去走走。

城邊,正在放煙花,大朵大朵的煙花在空中綻放,蘇唯很喜歡煙火,所以很激動:“哇,煙花啊!”

“阿唯,這次我不會再放開你的手了。就算是死,我也會護著你,不讓你受到一分一毫的傷害!”陸斯予勾著她的腰,上下遊離。

她的臉微紅,這個男人做了那麼多的錯事,可是他一叫自己阿唯,一跟自己服軟,她就會心潮澎湃。

“阿唯,我愛你。”陸斯予精準的捕捉到蘇唯的紅唇,急切的咬了上去。

蘇唯很疼,嘴唇便開了。

他趁機攻城虐地,攪的天翻地覆。

她這才發現,自己上當了。

“為了等這一天,為了能光明正大的親吻我的妻子,再辛苦都是值得的!”陸斯予眼眸彷彿星光被點亮,情話說的格外動聽。

蘇唯的心,一點一點的被蠶食。

一點一點的淪陷。

蘇唯保持著僅有的理智,說:“希望你說到做到。”

“等著看我的表現,不會讓阿唯失望。”陸斯予笑著說。

她們回去也是散步,雨早已停了,但地麵上的雨水還冇乾。

空氣裡也是雨水的味道。

“先生,買束花送給你喜歡的姑娘吧?”有個年輕的姑娘,在賣花,估計是看出來了陸斯予是不差錢的人,所以極力的推銷。

蘇唯正要拒絕,陸斯予就買下了那姑娘全部的花。

陸斯予把幾百朵玫瑰捧在手裡,眉眼笑著:“這是送給你的,不許拒絕!”

“陸先生好像很喜歡送女孩子花啊!”蘇唯看到花,便想到了紀瀾希朋友圈裡情人節的那束鬱金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