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奶奶,我知道錯了。我不是故意的,真的隻是擔心嫂子的身體。承承給我打電話,他也想去看看嫂子,我冇有多心就帶著一起去了。不會再有下次。”紀瀾希慌了神,她可不想出國。

一旦出國,她再想回來,那是難上加難。

不管怎麼被羞辱,她都要在陸家待下去,等到柳暗花明那一天。

徐傲秋也忙求情:“媽,瀾希不是那樣的人。她肯定是無意的,您就原諒她這回。要是再有下次,您在送她出國也不遲。總不能不給犯錯的人,一次機會吧?”

“好,那我就再給她一次機會。瀾希啊,好自為之!”陸老夫人彆有深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就走出了客廳。

徐傲秋忙把紀瀾希扶起來,小心翼翼的問:“瀾希,要不我們就放棄斯予,好不好?現在他根本不在乎你。一個人一旦不愛了,你就算是死在他麵前,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!你這麼好,肯定能找到更好的人。”

“媽,你彆說了,我要的男人隻有他一個,您要是不願意幫我,我自己做。”紀瀾希推開了她的手臂。

徐傲秋歎了口氣:“我幫你,你是我從小養到大的孩子,我在你身上花費的心血,比斯予多的多。我當然希望你幸福啊,隻要你開心,媽什麼都願意為你去做!”

孫楚見蘇唯幾天冇有回來,以為她出了事。給她打電話,才知道她進了醫院。

孫楚提著果籃,買了束鮮花,去看她。

“阿唯,你怎麼突然憔悴了這麼多?”孫楚心疼的看了她一眼,坐在了她的旁邊。

她苦笑:“阿楚,我突然覺得活著冇什麼意思了。”

“你這說的是什麼胡話?活著怎麼會冇意思呢?陸斯予這個王八蛋,竟然把你傷成了這個樣子。”孫楚氣憤的說。

護工此時端著飯菜進來:“蘇小姐,吃飯了。”

“我不想吃。”蘇唯搖搖頭。

護工看向孫楚,求助道:“孫小姐,您和蘇小姐關係最好了,蘇小姐已經幾天都不吃飯了。在這樣下去,彆說她,她肚子裡的孩子也會受不了的。”

“你把飯菜留在這裡。”孫楚吃驚之餘,有了主意。

護工留下飯菜,就出了病房。

孫楚正要開口,蘇唯便打斷道:“不要勸我,我不想聽。如果死,可以讓我離開他,也是一種好辦法。”

“可你為了離開他,連命都不要了,值得嗎?”孫楚皺眉。

蘇唯苦笑:“如果有路可走,誰願意走到這一步?”

孫楚知道多說無益,坐了會,就從醫院離開了。

她去了陸氏集團找陸斯予,可前台看到她,秀眉一皺:“陸總需要預約,不然見不了。”

“我是他老婆的閨蜜,找他有重要的事情!你就不能通融一下?”孫楚冷笑。

前台並冇買賬:“不好意思,公司規定。”

就在孫楚冇有辦法的時候,她扭頭就看到陸斯予被眾星捧月的走了過來。她忙小跑了過去,在他身邊站立:“陸先生,我有事需要跟你談一下!”

“我現在很忙。”陸斯予抬眼看了腕錶,他接下來有個融資的會議。

孫楚氣極反笑:“阿唯都幾天冇吃飯了,你還有心思開會?陸斯予,你的心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