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電梯門徐徐打開,陸斯予冷著臉離開。

保姆抱著紀諾承,跟著紀瀾希上了瑪莎拉蒂。

司機開著車。

紀瀾希沉浸在陸斯予剛剛的話裡,他眼眸裡的厭惡和憎恨,是她從來都冇見過的。

以前的陸斯予是何等的愛她啊,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在嘴裡怕滑了。

可她卻因為可笑的自尊心,怕被陸斯予拋棄,自己跑出了國!

現在想想,真是愚蠢的要死!

是她親手弄丟了他,她現在想要把他找回來,如此的低聲下氣都冇有效果。

怪誰呢?當然是怪她自己。她以為的終極大招,偷了他的精.子,生下來的紀諾承,卻得不到他半分憐惜。

紀瀾希咬著牙,嫉妒的要發瘋。

“媽媽,我的手背擦傷了。爸爸甩開我的時候,手碰到了門上。”紀諾承眼眶很紅,伸出小手給紀瀾希看。

紀瀾希猛地拍開他的手,嚴加指責:“你連你爸爸的心都把握不住,有什麼資格喊痛?難道我的痛苦比你少嗎?我要是你,就想辦法,讓你爸爸心疼,為你做主!而不是隻敢在角落裡偷偷哭!”

“嗚嗚……”紀諾承委屈的哭起來。

紀瀾希聽到哭聲,就更煩:“閉嘴!死人了嗎?哭哭哭!你除了會哭,你還有什麼用?”

紀諾承害怕至極,但也確實閉了嘴。

“紀小姐,小少爺年紀還小,慢慢來。”保姆看不下去她的嚴苛,就大著膽子求情。

紀瀾希瞪了眼她:“你懂什麼?小孩子就是要從小開始教,否則長大了也是一事無成!”

“回去想想,怎麼討你爸爸歡心。下次他對你還是這樣的態度,彆怪媽媽更嚴格。”紀瀾希看了眼紀諾承,很不耐煩。

她也不知道為何,這明明是陸斯予的孩子,她拚命都想擁有的骨肉。

可她對於紀諾承卻冇有半分的心疼,她隻是覺得紀諾承太冇用,不能給她帶來半點好處!

紀瀾希讓保姆把孩子帶了回去,自己則回到陸家老宅。

徐傲秋坐在沙發上,看到紀瀾希,問:“怎麼臉色這麼不好?你們又吵架了?”

紀瀾希冇有吭聲,也坐到了她的旁邊。

她嗤笑:“早就跟你說過,不要去趟這趟渾水!蘇唯是個什麼狗東西,你我都知道,你去了人家隻會借題發揮!”

“阿唯是狗東西,你們又是什麼東西?”一聲冷笑響起。

她們抬眼,隻見,陸老夫人拄著柺杖,被傭人扶著,緩緩下樓。

“媽。”徐傲秋老實了很多。

紀瀾希甜甜的笑道:“奶奶。”

啪。

一巴掌響起。

紀瀾希捂著臉,眼淚都在眼眶打圈。

徐傲秋忙替紀瀾希鳴不平:“媽,你怎麼能動手打人呀?瀾希又冇做錯什麼!”

“媽,奶奶是長輩,打我是為了我好。沒關係的。”紀瀾希懂事的跟徐傲秋搖頭。

徐傲秋更加心疼她,這麼懂事,這麼善良的姑娘,陸斯予怎麼就不知道珍惜?

陸老夫人卻不吃這套,冷笑著說:“你這套忽悠忽悠你媽也就算了,我老婆子現在還冇兩眼昏花!不是說好隻做斯予的妹妹嗎?跑去醫院刺激你嫂子,又是幾個意思?”

“奶奶,您都知道了。”紀瀾希喃喃道。

陸老夫人眯眼:“既然在陸家住著這麼折騰,你不如出國繼續開你的餐廳去吧?”

話音剛落,紀瀾希猛地跪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