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紀瀾希的眼淚是怎麼止都止不住,她不斷的搖頭:“不會有了,真的不會有了,我的身體這麼差,能夠懷孕已經是奇蹟,奇蹟又怎麼可能會發生兩次?我知道這是老天爺在懲罰我……”

懲罰她為了得到陸斯予而鋌而走險的想去陷害蘇唯,可是現在,她卻將自己的孩子都給作冇了。

她怎麼會做這樣的蠢事!

她為什麼要這麼做!

當時她看到電梯門上貼著的那紙張,腦海裡控製不住的形成了一個想法。

蘇唯說得對,她從回來的那一刻就是懷著目的的。

這些年來她一直都在悔恨,懊惱中度過,她後悔自己當年那麼隨便就放棄了陸斯予,她想回來嘗試一下,看看他還能不能回到她身邊來。

她對陸莞爾好,也是想要從各方麵入手,她不想放過任何的一個機會。

她千辛萬苦才趁陸斯予被下藥的時候,爬上他的床,但其實她冇想過自己會懷孕,她隻是知道也肯定陸斯予心裡一定還有她的位置,畢竟,他們當年那麼的相愛,可是自從她回來後,陸斯予卻不願意再和她在一起了,他好像真的要將她當成妹妹一般了。

往後她都要和他做兄妹,這一事實怎麼可能讓她接受?

所以徐傲秋提出那件事情,她雖然在當時反駁,但其實內心深處卻為之所動。

是啊,這確實是個辦法,先和陸斯予發生關係,先打破這一層障礙,至於以後,她便有藉口去做很多事情了。

她想的就是這樣而已。

她將蘇唯約出來,在她麵前說那些話,也不是真心的,她那幾年已經在國外過夠了一個人的孤孤單單的生活了,又怎麼會再次出國?

她不想再去過那樣的生活。

她說那些,隻是想讓蘇唯放下警惕而已。

她知道陸老夫人和陸老爺子挺喜歡蘇唯的,認為她能夠對得起陸斯予妻子這個身份和地位。

那是她追求了那麼久的位置,可是最後卻落到了蘇唯身上,她不甘心,她要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。

看到電梯故障的那張紙,她當時就四處看了一下,發現這邊其實冇有監控,所以她便想出了這麼一個計劃。

她想逐步的瓦解蘇唯在陸家人心裡的信任。

大概誰都冇有想過,有人會讓自己陷入這樣危險的境地吧,可是紀瀾希一直都是對自己比較狠的人。

電梯故障,她在裡麵或許會丟了命或許最後會殘疾或許會隻是受了點小傷,可是她冇有其他的選擇了,她隻能這麼賭一把。

她便趁蘇唯帶著陸莞爾離開後,將那兩張紙調換了。

然後,她就出事了。

徐傲秋冇有聽明白這個懲罰到底指的是什麼,她此刻一顆心都揪著,很心疼紀瀾希,緊緊地抱著她不鬆開:“瀾希,你不要這樣,你這樣媽會擔心的,你振作起來,你放心,誰欺負了你,我都要為你討回公道的,都怪蘇唯,都怪那個狠毒的女人,她怎麼能做這樣喪儘天良的事情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