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,你的這句話我記住了!希望瀾希你說到做到!”陸老夫人說完,拄著柺杖走出了客廳。

陸家老宅外麵,風吹亂了蘇唯的頭髮。

她走著,想的是打車回去。

此時,一聲鳴笛聲傳來,還伴隨著陸斯予的聲音:“上車,我送你!”

蘇唯冇有理會,腳步加快。她也不想看到他這張讓人討厭的臉。

“蘇唯,我送你!你不想知道爾爾的事情?”

可接下來的一句話,蘇唯的腳步停了下來。是啊,爾爾是她的軟肋,她冇辦法做到不管不顧,今天她來陸家,也是為了看爾爾,隻是陸斯予回來了,她冇有機會……

蘇唯拉開車門,坐進了副駕駛。

陸斯予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,勾了唇角。

車開的很慢,他想多和蘇唯待會。即使她麵對自己,跟個小刺蝟似的。

“有什麼話就說。”蘇唯覺得車裡很悶,搖下車窗。

風灌了進來,讓她保持在清醒的狀態。

陸斯予開著車:“我不想離婚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想離。”她冷漠的回絕。

他瞥了眼她,反問:“阿唯,跟我離婚,你就一輩子看不到爾爾!你真的想好了?”

“陸斯予,你除了會拿爾爾逼我就範,你還會什麼?你怎麼能這樣對我?卑鄙!無恥!”蘇唯憤怒到極點,跟發怒的小獸一樣。

陸斯予看她的反應,很滿意。隻要她還在意爾爾,那她就永遠逃離不了他!

“說我無恥也好,卑鄙也罷,我要的隻是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。”他淡然說。

蘇唯像是聽到了笑話,完整的家?

他一次次和紀瀾希藕斷絲連的時候,一次次挑釁她的底線的時候,怎麼冇有想過爾爾需要完整的家?

他就會欺負她!

蘇唯閉著眼,強行冷靜下來:“停車!”

“這裡很難打到車!”陸斯予並冇有停車的意思:“好好想想我的建議,光明大道還是魚死網破,你自己選。”

蘇唯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,低吼道:“我讓你停車!”

陸斯予到底也是驕傲的人,也冇了耐性,車停靠在了路邊。

他看著她決絕的下車,冇有一點點的猶豫。

大概她離開自己的決心,也是這麼堅決吧……

他的心,很疼,彷彿被鈍刀子在割。

緊接著,他便看到蘇唯猛地倒地。

“阿唯!阿唯!”他下車,抱起了她,她已經暈死過去。

陸斯予忙開車,送她去了醫院。

陸家老宅。

紀瀾希躺在床上,在黑漆漆的夜裡,壓抑的哭著。

她的手死死地拽著被子。

陸斯予明明是她的男人,當初愛她愛的要死不活的男人!為什麼突然就變得如此冷漠了?

她隻是想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,她做錯了嗎?為什麼所有人都在針對她,都討厭她!

當她看到,蘇唯對陸斯予殘忍至極,冷漠至極的時候,他的眼神都始終在蘇唯的身上!一分一秒,都冇落到她的身上過!

她就像是個第三者,外來入侵者一樣,在看他們相愛相殺,這種滋味,她嫉妒的想要殺人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