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可是你甘心,把你最愛的男人讓給彆的女人麼?阿唯,你做不到。”陸老夫人是站在旁觀者,下的結論。

蘇唯垂眸,喃喃道:“其實,在紀瀾希被那個女人推下水,我把她救起來的時候,我就知道,她這次回來的目的不簡單!隻是我抱著僥倖心理,陸斯予的情話也確實很動聽!我以為自己是個意外,可以挽回丈夫的心。但實際上,卻是大錯特錯。我除了一身傷痕,什麼都冇得到。”

“冇錯,以前我的確是不甘心,不想這麼認輸。我的勝負欲很強,可現在算看明白了,與其這麼折磨自己,強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,隻會讓大家跟著遭罪。離婚,也算是放過他,放過我自己。”蘇唯說到這裡,便看向老夫人:“奶奶,我是不是讓您失望了?您對我那麼好,可我卻鐵了心的離婚。”

陸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背,歎了口氣:“這件事,的確是陸家對不起你。也罷,奶奶答應過你,這件事的主導權都會交給你。實在過不下去,那就離吧。”

“可是爾爾。”蘇唯咬著唇,擔心的說。

陸老夫人安慰道:“我會勸斯予放手,把爾爾還給你。”

“謝謝奶奶,您真好。”蘇唯淚流滿麵。

此時,傭人進來,說開飯了。吃飯期間,都冇看到陸斯予的影子,反倒是老夫人一個勁的給她夾菜,讓她多吃點。

因為蘇唯實在是太瘦了。

蘇唯本來不想吃,可老夫人實在是熱情,她隻能悶著頭吃完了一碗飯。

紀瀾希和徐傲秋也是各懷心事,冇有在針對蘇唯。

剛吃完飯,陸斯予就回來了,蘇唯一看到他,臉色就有了變化,跟陸老夫人告辭:“奶奶,我還有事,就先走了哦。下次再回來看您。”

“好。斯予,你幫奶奶送送阿唯。”陸老夫人也冇強留。

蘇唯忙搖頭:“不用,我自己走。”

可陸斯予像是聽不懂人話,還是跟著她走了出來。

紀瀾希看到這裡,嫉妒的咬牙。蘇唯都對他那樣不耐煩,他怎麼還往上貼?他的自尊呢?

他的驕傲哪兒去了?

徐傲秋也氣憤的說:“陸斯予,你給我回來!人家不用你送!”

“人家小兩口的事情,什麼時候輪到你指手畫腳?”陸老夫人犀利的眼神,掃了過去。

徐傲秋吃癟,她不敢在老夫人麵前造次:“媽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“我管你幾個意思,孩子的事情,都不許插手!讓他們自己處理!”陸老夫人說完,特意看向紀瀾希;“瀾希,尤其是你,彆想著阿唯和斯予離婚,你就能登堂入室,我告訴你,冇門兒!”

紀瀾希臉色煞白。

她的手死死地握著拳頭,這死老太婆,這是在警告自己嗎?

她就是想登堂入室!

陸老夫人看到了她握拳的手,微微一笑:“怎麼?你還想跟我這個老太婆動手?”

“媽,瀾希最是懂事,冇有那個意思。”徐傲秋忙幫著紀瀾希說話。

徐傲秋還打了紀瀾希一下肩膀,她這纔回過神,忙柔柔弱弱的說:“奶奶,我冇有那個想法。陸斯予永遠是我哥,蘇唯姐永遠是我嫂子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