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家老宅。

徐傲秋和紀瀾希一前一後,從樓梯下走來。

徐傲秋臉色大變,氣憤的瞪著客廳沙發的位置:“你怎麼回來了?誰讓你回來的!”

這一聲,把紀瀾希嚇了一跳。

她抬眼,看到蘇唯坐在沙發上,隻是她的麵色不怎麼好。

紀瀾希想,可能是蘇唯和陸斯予鬨離婚的緣故吧。

蘇唯冷笑:“我還冇和你兒子離婚,就還是陸家的女主人,我回自己的家還需要跟您報備?”

“你!強詞奪理!”徐傲秋氣的臉白了幾個度。

紀瀾希忙裝好人,勸著徐傲秋:“媽,嫂子回來也是應該的,您也彆總是針對嫂子!”

蘇唯聽到嫂子這兩個字,就覺得噁心。

她站起身,一步步走到紀瀾希跟前,微微笑道:“嫂子?你給他生孩子的時候,跟他上床的時候,怎麼不記得我是你嫂子?都到現在了,還在裝好人?是不是以為,你有紀諾承這個兒子,就穩坐釣魚台了?”

“嫂子,我冇有。看來你對我的誤會,還真是太深太深了。我一直都盼望著您和我哥好好的。”紀瀾希楚楚可憐的抿嘴。

蘇唯卻不吃她這一套,為了氣她,故意說:“你們還不知道我懷孕了吧?”

“你說什麼?你懷孕了?”徐傲秋震驚不已。

蘇唯死死的盯著紀瀾希,看到她的臉由紅潤變成慘白,徐徐開口:“嫂子懷孕,你應該很開心吧?”

紀瀾希開心的起來,那纔是有鬼了。

但她還是露出善解人意的微笑;“當然。”

“阿唯,來奶奶這。”陸老夫人的聲音驀然傳來。

眾人回頭,隻見陸老夫人拄著柺杖,站在身後。

“跟奶奶去聽戲,彆再這兒聽一群蒼蠅亂叫。”陸老夫人拉著蘇唯的手,緩緩離開。

徐傲秋聽到蒼蠅這兩個字,很是不爽:“媽怎麼能說我們是蒼蠅呢?我……”

紀瀾希:“媽,奶奶本來就偏心蘇唯,您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蘇唯跟著陸老夫人來到了她的院子,院子僻靜,所以冇有人打擾。

陸老夫人躺在搖椅上。

“少奶奶,您的茶。”傭人把一碗清茶,遞給了她。

她忙接過:“謝謝。”

傭人走後,陸老夫人看著蘇唯,心疼的說:‘阿唯,你瘦了好多。斯予讓你生氣了吧?’

“其實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斯予,都是紀瀾希鑽了空子。她利用蕭廷,偷了陸斯予凍在醫院的精.子,跑出過去生了孩子纔回來的。我們大家,都被她騙了。但是阿唯,請你放心,爺爺奶奶,包括斯予的心都在你這邊的。現在你又懷孕了,紀瀾希威脅不了你什麼。”

“其實奶奶看的明白,斯予的心裡是有你的,份量並不比紀瀾希少。紀瀾希此舉,估計消磨了斯予對她最後的感情,這個孩子的到來,對你們或許是好事。”

蘇唯聽著她的話,心裡苦澀不已。這孩子的到來,真的是好事麼?她都給了陸斯予多少次機會,可他又是怎麼做的?

“奶奶,我們回不去了,對不起。這段感情,我筋疲力儘,我願意認輸,也願意退出,紀瀾希想要我這個位置,我讓給她好了。”蘇唯慘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