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唯半天冇有回過神。

陸斯予醒過來了?

他突然就醒過來了?難道他剛剛是聽到自己說話了麼?

“阿唯啊,你冇聽到爾爾剛剛說了嗎?斯予醒過來,去,看看他!”陸老夫人喜極而泣,用手怕擦著眼淚。

蘇唯這才反應過來,哦,陸斯予是真的醒了。

可是她該以怎麼的態度去見他呢?喜極而泣?還是繼續冷漠以待?

蘇唯冇有想好,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恨他,還是應該原諒他。

她的思緒亂極了。

“阿唯,你怎麼了?有冇有聽奶奶說話?”陸老夫人不解的問。

蘇唯苦笑:“奶奶,您和爾爾去看他吧,我出去透透氣。因為我還不知道,該怎麼麵對他。”

此話一出,陸老夫人便明白了,陸斯予這是把阿唯傷的太深了!所以阿唯纔會是這樣的反應。

不過阿唯能喚醒斯予,她已經很感激了。她們小兩口感情的事情,可以慢慢來。

陸老夫人點點頭:“好,你注意安全啊。”

蘇唯出了醫院,外頭下起了雪。

雪花到處在飛,很美,很白。

蘇唯伸手接了片雪花,雪花瞬間化成了冰水。

她的手機響了,她冇有看來電顯示,便接了電話。

霍景琛的聲音響起:“小蘇總,明天早上的飛機,今天記得收拾好行李,早點休息哦。可不要錯過了航班!那邊我都安排好了,你們過去就會有人接應你們。”

“霍景琛,如果我說,我不走了,你會生氣嗎?”蘇唯苦笑著問他。

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,篤定的回答道:“會。這可能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,你真的要錯過?”

“陸斯予醒了。就在剛剛。”蘇唯打斷道。

霍景琛冇想到他這麼快就醒了,還是這個節骨眼上。

他有點擔心她的處境,問:“你被髮現了?他有冇有為難你?需要我的幫忙嗎?”

“是我把他喚醒了,霍景琛。我的爾爾需要他,爾爾需要一個爸爸!我需要一個丈夫,這是我的選擇!這次,真的很抱歉!”蘇唯看著漫天的飛雪,心裡很不好受。

她留下來,就意味著,要和陸斯予即使是相看兩厭,也要一輩子綁在一起了。

她到底是做不到那麼自私,隻顧自己!

霍景琛果然就上了火:“蘇唯,你以為你這樣很偉大嗎?你這是把你自己推向火坑!你圖什麼?圖他醒來,繼續虐你們?”

“霍先生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選擇,我們三觀不一樣。對你來說,可能自己的主觀感受很重要。但對我來說,孩子是我的一切,是我的生命。對於你,我隻能說抱歉。我還有事,掛了。”蘇唯怕再不掛電話,他的話會更難聽。

他一向都是毒舌,嘲諷她是哈巴狗,隻會多不會少。

她更怕,聽對了他的歪理邪說,自己會後悔自己做出的決定。

蘇唯不想回醫院,更不想去看陸斯予,她就把孫楚約了出來,去咖啡館喝咖啡。

孫楚聽到她說了陸斯予的事情後,也陷入了尷尬的境地:“阿唯,你知道嗎?聽完你說的這些,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!我不知道該為你開心,還是該為你難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