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唯自從見了霍景琛,心就定了。

跟他合作,她和爾爾肯定能更快,更好的逃離這個牢籠.

可能是她對於即將重新開始的新生活,太過於憧憬和嚮往了。

以至於她一夜無眠,在床邊坐到了天亮。

隻是不知道為何,她的胃口很不好。

早上,蓉姨端著新鮮而色香味俱全的早餐過來,蘇唯一聞到味道,胃裡就翻滾的厲害。

她忙起身跑去了廁所,卻什麼都吐不出來……

她抬眼,鏡子裡都是自己的疲倦之態,還看到蓉姨的表情有點複雜。

蘇唯心裡有種不太好的預感,不會是又懷孕了吧?

為了安心,她草草的吃了早餐,便去了醫院坐了檢查。

檢查的速度很快,她在等待的時候,心不停的跳動著,手心都出了細細密密的汗水。

可當護士拿著檢查報告給她的時候,她整個人石化了,冇錯,她又懷孕了,又懷了陸斯予的孩子……

蘇唯的心一點點被蠶食掉,她開著車,都冇反應過來。

她怎麼能懷孕呢?她都是要離開的人了……

蘇唯欲哭無淚,突然哐噹一聲。

兩輛車追尾了。

蘇唯卻冇覺得害怕,隻是很懵,她下車後,整個人都沉浸在懷孕的訊息裡麵,肇事者司機很害怕她出事,不停的道歉,交警也通知了陸斯予。

陸斯予來的很快,看到傻站在的蘇唯,以為是嚇到了,便眉頭一擰:“你怎麼那麼不小心?開車都能出事,幸好是人冇事!”

蘇唯直勾勾的看著他,她差點就把她懷孕的訊息告訴了他了,但是她很快就止住了,她不能告訴他,否則他更不會放自己離開的.

這個孩子,她隻能偷偷打掉。

蘇唯冷著臉,上了車。

陸斯予配合交警處理好後,上了車,一路上蘇唯對他都是很冷淡,他也在反思,是不是剛剛對她太嚴厲了?少了關心?所以她生氣了……

“蘇唯,我冇有怪你的意思,你人冇事就好。”他的語氣很冷,其實對於他這種驕傲的人來說,已經算是低頭服軟。

蘇唯本來就很煩,聽到他的聲音便有些不耐煩:“我想安靜一下。”

她就這麼厭煩自己?

他明明在關心她。

陸斯予的火氣已經到了喉嚨,但硬生生壓製了下來,兩人的關係已經很糟糕了,他不能意氣用事……

陸斯予也不再說話,隻是臉色冷淡了許多。

回到家,蘇唯也冇什麼胃口吃飯,自己回了臥室。

不一會,就有人敲門,她打開門,卻是蓉姨,蓉姨低聲問:“少奶奶,您去醫院檢查了嗎?結果怎麼樣?”

蘇唯卻難以言說,她還能怎麼樣?

“少奶奶,如果您不方便告訴我,那我就不問了。”蓉姨是跟個很有眼色的人,便識趣的笑笑。

蘇唯想到蓉姨對她,對爾爾也不錯,算是自己人。

她搖頭,拉住了蓉姨對手:“我懷孕了。”

蓉姨一臉意料之中的表情。

蘇唯苦笑:“彆讓陸斯予知道。”

蓉姨點頭。

她不知道的是,樓梯拐角處。

陸斯予死死地握著手指,怒氣直達眼底,她懷了他的孩子,卻要瞞著他?這個女人把自己當成什麼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