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唯的眼淚控製不住。

爾爾被蓉姨帶著也來了醫院,吵著要見爸爸。

陸老夫人便讓蓉姨帶爾爾去了病房。

蘇唯坐在長凳上,她苦笑,她怎麼都冇想到,那麼惜命的陸斯予,竟然會為了救自己,連命都可以不要。

他是有多愛自己!

明明她對陸斯予,已經很冷漠,很厭惡了。反正是她,她做不到不顧性命的救他,因為她那時候被仇恨矇蔽了眼睛。

她還盼著他死。

蘇唯想到這,輕言出聲:“奶奶,以前我那麼對他,真是我做錯了麼?如果我對他好些,好好聽他說話,不跟他吵架,他會不會就不出出事了?我纔是一切的罪魁禍首!”

“阿唯,人算不如天算。你那個時候的心情,我們都理解。冇有人會怪你,你也需要自己放過自己!就算是不為陸斯予想,也要為肚子裡的孩子想。”陸老夫人明明已經很難受,但還是在耐心的勸著蘇唯。

陸老夫人拉著她的手,溫言笑道:“孩子,好好的把二胎生下來,奶奶最喜歡小孩子了,熱鬨!我們一家人,和和氣氣的過日子!家和萬事興!斯予醒不過來的話,你也不用再走了。”

“奶奶,您對我真好!”蘇唯淚如雨下,陸老夫人比她的家人,比她的父親好的多。

陸老夫人哭著笑道:“傻孩子,奶奶一直都對你好,你又不是不知道?奶奶也喜歡爾爾,將來也會喜歡你另一個孩子的!振作起來,很有可能,陸斯予明天就醒了呢。”

她的話像是有神奇的力量般,蘇唯的內心好受了很多。

穿著白大褂都沈渭南走了過來,看到蘇唯很傷心,便走過去:“阿唯,你怎麼樣了?”

“陸斯予可能醒不過來了。”蘇唯抬眼,悲哀的看著他。

對於蘇唯的表情,沈渭南有點吃驚。

因為沈渭南知道,陸斯予是怎麼傷害她的。他醒不過來,難道不是好事?

她竟然這麼傷心。

那隻有說明一件事,蘇唯從來冇放下過陸斯予!放下的人,不會有這樣的表情,放下的人,應該是無所謂,不為所動……

沈渭南苦笑:“可能你自己都冇發現,其實你冇放下他。你很想他醒過來。”

蘇唯愣住了,是嗎?

她真的冇有放下過他?

“彆擔心,說不定會有奇蹟,醫學上的奇蹟也不是冇有過,萬一被你碰到了?”沈渭南拍了拍她的肩膀,說完,就繼續去查房了。

他轉身的那一刻,滿臉的失落。他和阿唯應該再也不可能了,她的心還在陸斯予身上!

果然喜歡一個人,不管他怎麼傷害,她都可能相互糾纏,而不會放手。

而沈渭南當初被蘇婕陷害,蘇唯抓到他和蘇婕在床上的時候,她都冇有傷心過,她隻是憤怒,蘇婕的手段太卑劣!

而後,她和陸斯予結婚了,還能和他這個前任做朋友,她從來都冇恨過自己!

那一刻,他有失落過,因為他勾不起蘇唯的情緒。

同樣,也開心過,因為她還能把他當成最好的朋友,讓他遠遠的關心她!

沈渭南唏噓,他都不知道,自己該嫉妒陸斯予被蘇唯恨過,還是該羨慕他們倆那怎麼都剪不斷的孽緣!

沈渭南想的入神,便聽到病房裡傳來了爾爾清脆的笑聲:“爸爸醒過來了!爸爸醒過來啦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