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孫楚本想帶蘇唯去好好的購物,然後去吃東西,去她們母校門前的那條美食街,從街頭吃到街尾,一邊吃一邊回想一些大學的美好時光,這樣總能讓她心情變好一些,就算不能開懷大笑,但短暫忘記現在這樣煩惱痛苦也是好的。

她把自己的想法和蘇唯說了,她也同意了,但就在她們往母校去的時候,她的電話卻響了。

蘇唯接了電話冇多久臉色就很不好,讓孫楚也跟著緊張起來。

“阿唯,怎麼了?”

“爾爾在學校摔倒了,已經送到醫院,我現在得趕過去。”蘇唯神色慌張,本就蒼白的臉,更加的透明瞭。

“怎麼會這樣!”孫楚眉頭也緊緊的皺了起來,她拿上兩人的包:“你等等,我和你一起去!”她也不放心陸莞爾的,要過去親自看過才行。

司機將她們送到了醫院。

醫院裡,急診室,醫生正幫陸莞爾處理著膝蓋和手臂上的傷口,她的班主任還有一名男體育老師也在。

陸莞爾整個人蔫蔫的,無精打采的樣子,她正對著門口,是最先發現蘇唯和孫楚的,“媽媽,孫阿姨。”

蘇唯快步走過去,看了眼她的傷口,揉了揉她的長髮:“爾爾,痛麼?”

陸莞爾點了點頭,又搖頭:“還好。”大概是不想她擔心吧。

她一貫是這樣懂事的女孩子!

班主任張老師道:“爾爾媽媽,麻煩借一步說話。”

蘇唯點了點頭,和張老師並肩走出了急診室。

“張老師,爾爾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?”

張老師歎氣:“爾爾最近狀態很不好,無精打采的,也不和同學玩,學習上也不怎麼上心,整天待在自己的座位裡,她的傷是上體育課的時候,同學們在玩鬨,她心不在焉的,自己踩空摔倒了,爾爾媽媽,最近家庭是否發生了什麼事?纔會造成爾爾這樣的狀態?”

張老師已經說的很委婉:“小孩子不宜憂思過重,我希望爾爾能儘快的恢複過來,如果家庭裡出現什麼事,也希望您們能妥善處理好,如果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,也請不要客氣,儘管開口。”

張老師的意思很明白,她認為大人之間無論發生何事,都應該不要影響到孩子的成長!

“家裡確實出了點事,很抱歉,是我和她爸爸冇處理好,所以纔會影響到她,我們會儘快處理好家裡的事,也麻煩老師您多幫我留意一下爾爾。”蘇唯聲音有些酸澀。

張老師鄭重點頭:“這您放心,我們會關注好爾爾的,也會找時間和她聊聊,讓她放寬心,讓她開朗起來。”

蘇唯很感激:“謝謝。”

“爾爾媽媽,您客氣了。”

......

回到急診室,醫生已經處理好爾爾的傷口了,接下來還需要打點消炎針才能回去。

蘇唯看著臉色蒼白的女兒,心裡麵無限酸澀。

她走到陸莞爾旁邊坐下來,摸摸她的臉:“累不累?睡一會好不好?等下睡醒了冇什麼事我們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陸莞爾點了點頭,大概累極了,很快就靠著蘇唯的肩膀睡著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