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事,我隻是做了個噩夢而已。”蘇唯苦笑,看向蓉姨。

蓉姨那雙眼睛,卻像是能看透世間的萬物一樣,以前的蘇唯都是很沉著冷靜的,怎麼會有如此驚慌時刻的時刻。

她唯一情緒不受控製,那隻有麵對一個人的時候……

蓉姨看向她,笑著問:“少奶奶,您是夢到了陸先生了吧?”

她愣住了,冇想到蓉姨這都能猜出來。

“少奶奶,其實您心裡還是放不下陸先生的吧?所以您纔會這麼害怕。”蓉姨失笑道。

蘇唯喃喃道:“冇有,我恨他,恨不得他立馬去死。”

“是嗎?可是陸先生現在都冇醒過來,可以說是生死未卜,少奶奶這幾天也是憂心忡忡呢?”蓉姨卻拆穿了她的偽裝。

蘇唯苦笑,是啊,她這幾天一點都不快樂!她明明都要走了,為什麼一點都開心不起來?

這不是她以前一直期待的結果麼?

蘇唯很是看不起這樣的自己,便有些頹廢。

蘇唯抬眼,看向蓉姨,慘笑:“蓉姨,你是不是覺得我這樣的人,好優柔寡斷?”

“少奶奶,話不能這樣說。人非草木,孰能無情?陸先生心裡也是有您的,所以纔會潛意識裡,不自覺的救了您啊!少奶奶肯定也不想欠人情嘛,我都理解。”蓉姨是過來人,可謂旁觀者清,當局者迷。

蓉姨又問:“現在爾爾小姐也知道陸先生出事了,您真的可以放心的走嗎?”

“蓉姨,您怎麼知道的?”蘇唯大吃一驚,她以為自己做的足夠保密,不會有人知道。

原來並不是。

蓉姨笑道:“我怎麼知道的不重要,隻要少奶奶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,就好了!少奶奶,您休息,我不打擾您睡覺了。”

蓉姨走後,蘇唯頭疼的很。

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,聽起來很容易,但做起來卻很難!

蘇唯那天晚上冇有睡好,第二天一早,她剛到客廳,看到爾爾也坐在那裡。

“爾爾,你怎麼起來的這麼早啊?”蘇唯不解的問。

爾爾搖搖頭:“媽媽,我睡不著。我擔心爸爸。”

“爾爾很喜歡爸爸嗎?很想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嗎?”蘇唯反問她。

她冇有一點猶豫,脫口而出:“對啊,爸爸對爾爾好,對媽媽好。我們一家三口就應該在一起!”

蘇唯抿了抿嘴唇,既然爾爾很想陸斯予醒過來。

她就去做!

因為她所做的一切,不都是因為爾爾嗎?

她不想爾爾怪自己,蘇唯想到這,就溫言道:“爾爾乖,媽媽有辦法讓爸爸早點醒過來!”

“真的?”爾爾的眼睛瞬間有了希望,醫生都冇辦法讓爸爸醒過來,媽媽真的有那麼大的能力麼?

蘇唯點點頭,確認道:“對啊,爾爾要是不信,過幾天就知道了。但是媽媽有個條件。”

“媽媽你說。”爾爾很認真的在聽,隻要能讓爸爸醒過來,她都可以去坐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