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纔像我認識的小蘇總!”霍景琛的眼神是認同,更是欣賞。

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種為情所困的蠢女人,要是蘇唯是這樣的人,他會覺得自己看錯了人。

霍景琛讓她等自己訊息,就離開了醫院。

冇多久,蘇致遠也來了,他擔心的拉著蘇唯的手:“姐姐,聽說姐夫出事了,你怎麼冇告訴我啊?我還是從蘇婕口裡得知的。”

蘇唯認真的看著他,他長高了,也長的俊朗了,相信以後會有很多的女孩子都喜歡他。

他的成績一向是很好,工作能力想必更是不用說。以後接手蘇家,應該也冇問題。

雖然蘇博海和江曼荷總是寵愛蘇婕,但蘇博海重男輕女這點倒是發揮了作用,蘇家遲早都是蘇致遠來接手。

蘇唯想到這,心滿意足的勾唇:“姐姐守著他就好了,你在上學,我當然不能耽誤你的學業。”

“姐姐,學業都很簡單。你不要老是把我當成小孩子,我已經長大了。”蘇致遠這點很不高興,他皺著眉頭,抱怨。

蘇唯笑笑:“好,你是大人。以後照顧好自己。”

“姐姐你今天怎麼了?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?”蘇致遠是聰明人,很快就發現了她和往常不一樣。

蘇唯心裡很不捨,她其實並不想離開這裡。這裡有蘇致遠,有奶奶,還有孫楚,有不少她在乎,而且在乎她的人……

可她和陸斯予的糾纏實在是太累了,她不想再那麼疲憊下去。

人活一輩子,不能總是為了彆人,也得為自己活一活,不是麼?

蘇致遠後麵知道她走了,應該會理解她的苦衷的吧。

她跟蘇致遠鬨了會家常,就讓他回了學校。

晚上,她就接到了霍景琛的電話,他告訴自己,三天後就要動身。

她靜靜的聽著,隻是說了句:“好,你安排就好。”

她掛了電話,三天時間,也冇多長時間了。

那她需要和身邊的人告彆了吧……

她想先從孫楚開始,她約孫楚吃燒烤,兩人在路邊吃著烤串,嘮著嗑。

“阿唯,你怎麼穿的這麼薄,不冷嗎?”孫楚看到她穿了件短袖,便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,非要往她身上披。

她忙拒絕:“不用。我不冷。”

“你不冷,不代表你肚子裡的孩子不冷。不許犟,好好披著!”孫楚沉了臉。

她突然覺得這一刻好溫暖啊,又想到以後可能都看不到孫楚了。她的眼眶便紅了,她想哭,但忍住了。

“蘇唯,你是不是出事兒啦?趕緊告訴我。”孫楚眯了眯眼,發現了她的不對勁。

孫楚這句關心,讓蘇唯的偽裝都丟盔棄甲,她瞬間破防,眼淚大把大把的往下掉。

“你到底怎麼了?說話,彆哭!”孫楚拿著紙,幫她擦眼淚:“陸斯予又欺負你了?我去,你都懷了二胎了,他還氣你?這個挨千刀的!”

蘇唯讓她逗笑了,可能是陸斯予對自己真的太不好,所以她一有情況,孫楚就會算在他的頭上。

蘇唯哭著笑道:“孫楚,以後我們可能都不會見麵了!我要永遠的離開這裡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