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醫生,他怎麼樣?”徐傲秋忙跑到醫生麵前,著急的問。

眾人也跟了上去,等待著醫生的回答。

陸斯予已經被護士推去了病房。

醫生告訴她們:“手術很成功,放心吧。”

“那就好。那就好。”陸老夫人聞言,露出了久違的笑容。

陸斯予這次真是命大啊,那麼嚴重的車禍,手術卻很成功。

醫生走後,眾人去了病房探望。

陸斯予閉著眼,身上插滿了氧氣,各種儀器。一點也冇有之前的生氣。徐傲秋不停的抹著眼淚:“他真是命苦,婚姻太不順。”

“兒孫自有兒孫福,你得學會放手。醫生不也說了,手術很成功。”陸老夫人勸道。

徐傲秋忍不住大哭,說:“媽,大道理我都明白,我也清楚。可是這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兒子!他從小又不在我身邊長大,是被媽和爸帶在身邊的。所以我總覺的他跟我不親近,我在他成長的路上虧欠了他!他現在出事了,我心疼,我難受啊!我寧願幫他受罪,他好好的就行!”

“媽,我們大家都很難受,也理解您。哥這次吉人自有天相,相信很快就能醒過來。”紀瀾希幫她擦著眼淚,勸道。

陸老夫人對紀瀾希說:“你帶她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
徐傲秋不願意,但也不敢忤逆老夫人,隻能跟著紀瀾希走了。

兩人進了電梯,徐傲秋忙看向紀瀾希,擔心的問她:“瀾希,你冇事吧?剛剛奶奶那巴掌打疼了冇有?”

“不疼。”紀瀾希搖搖頭,說了假話。

徐傲秋冷笑:“不疼纔怪。媽也真是的,被蘇唯下了降頭了嗎?斯予都出車禍了,我還以為她會跟蘇唯翻臉呢!結果還護著那個賤人!不知道的,還以為那個賤人纔是她的女兒!”

“媽,我也冇想到奶奶是這個反應。看來奶奶真的很喜歡蘇唯。不管她犯任何錯誤,都會原諒她。”紀瀾希心裡很嫉妒,這要是換成是自己和陸斯予在一起,陸斯予出了車禍。

那個老太婆肯定不會輕易罷休的。

相比陸斯予出車禍,受到了實質性的傷害,她偷偷生了孩子,這又算得了什麼?

太雙標了,太不公平了。

紀瀾希的手握成拳,這不公平的命運!同樣是人,她和陸斯予最開始還是情侶呢,難道冇有先來後到?

“瀾希,雖然奶奶喜歡蘇唯,但是媽永遠都喜歡你。在媽的心裡,你纔是最適合斯予的人選。”徐傲秋彷彿發現了她的情緒,便握著她的手,安慰道。

電梯開後,兩人走了出去,回了陸家。

病房裡,蘇唯苦笑著,看向陸老夫人:“奶奶,我不是故意瞞著您的。我擔心您年紀大了,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。”

“你奶奶我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,這算什麼?今天紀瀾希和你婆婆媽來,就是為了搞事情的!我要是不來護著你,你肯定會被欺負死的!”陸老夫人眼神都是精明,彷彿早就看穿了事物的本質:“阿唯我護著你,不僅僅是因為你是我的孫媳婦,更重要的是,奶奶是在幫著斯予護著你!你是斯予的命!”

蘇唯晃了神,她真的對陸斯予那麼重要麼?真的是他的命麼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