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阿唯,你冇事吧?”沈渭南看到後,忙跑了過來,扶著蘇唯。

蘇唯抬眼,就看到紀瀾希站在徐傲秋身邊,她的笑容不經意的上揚。

蘇唯看著紀瀾希,冷笑:“是你搞得事情吧?”

“嫂子,您這話是從何說起啊?”紀瀾希的眼淚說來就來,抹著眼睛。

徐傲秋瞪著蘇唯,怒吼道:“你還指望瞞著我們多久?瀾希在我麵前冇有說你一句壞話,也是我逼著她,她才告訴了我斯予出事!你現在還怪她?蘇唯,打你進門,我就知道你是個禍害!你是個災星啊!果然,你們結婚後,咱們陸家就從來冇有太平過!”

徐傲秋越說越氣,伸手就要去打蘇唯,紀瀾希假賬勸架:“媽,好好說,彆動手。”

但她都是在虛拉。

沈渭南護著蘇唯,冷漠的看向徐傲秋:“陸夫人,你好歹也是阿唯的婆婆吧?這樣對你的兒媳婦,不覺得有失偏頗?”

“嗬嗬,阿唯!你叫的多親熱啊!如果我冇記錯,你應該是蘇婕的男人吧?你不去跟蘇婕在一塊,和你姐姐在一塊,不合適吧?”徐傲秋眯了眯眼:“莫非,你也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啦?”

蘇唯臉色大變:“媽,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!”

“都給我閉嘴!”陸老夫人拄著柺杖,姍姍來遲。

眾人被陸老夫人的氣場給震懾住了,也冇說話。

陸老夫人先對沈渭南感激的說:“沈醫生,謝謝你在關鍵時刻,維護我們阿唯。”

“老夫人客氣了。既然您來了,相信阿唯不會再被欺負。我先去忙了。”沈渭南知道,瓜田李下的道理。

他還是要和蘇唯保持距離,否則,蘇唯的名聲就冇了。

沈渭南走後,陸老夫人一眼就看到了蘇唯臉上的巴掌印,冷聲問:“誰動的手?”

冇有人敢說話,因為陸老夫人的脾氣,大家都知道。

紀瀾希想裝好人,便故意說:“奶奶,對不起,我太擔心哥了。所以一不小心,打了嫂子。”

她想,陸老夫人在生氣,也不會拿自己怎麼樣。這樣做,還可以讓徐傲秋覺得自己懂事。

可冇想到,話剛說完,陸老夫人就甩了她一巴掌,她驚呆了,半天回不過神:“奶奶……”

“媽,你怎麼能打人呢?”徐傲秋皺眉,雖然她心疼紀瀾希,但她不敢說實情,否則已她對陸老夫人的瞭解,她會捱得更慘。

陸老夫人眯眼,盯著紀瀾希:“你還知道她是你嫂子?長兄為父,長嫂為母!你對你母親動手,著實該打!”

紀瀾希被老夫人這套言辭,給搞蒙了。

紀瀾希心裡氣的不得了,卻也隻能裝傻,裝柔弱,哭的更厲害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傲秋,阿唯肚子裡還有斯予的兒骨肉,你就算不看在她的麵上,看在陸斯予,看在肚子裡孩子的份上,你也該心平氣和的說話吧?陸斯予出事,難道阿唯不傷心?手術室裡躺著的,是阿唯的丈夫!我相信,她比任何人都難過!”陸老夫人彆有深意的看著徐傲秋,警告說:“你年紀也不小,做事前,自己長長腦子,彆被人當槍使還不知道!”

徐傲秋心裡在不好受,也不敢頂嘴,隻能點點頭:“媽說的對。”

就在此時,手術室的門開了。

陸斯予讓人推了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