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放心吧,我怎麼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呢?”紀瀾希冷笑道。

蘇婕滿意的拿起咖啡杯:“那就讓我們已咖啡代酒,合作愉快!我等你的好訊息!”

紀瀾希和她碰了杯,就回了陸家老宅。

徐傲秋在客廳看電視,抬眼便看到紀瀾希從外麵走了進來,擔心的問:“瀾希,你去哪兒了?”

“媽,我就是出去走走,您彆擔心。”她走到徐傲秋的身邊,緩緩坐下。

徐傲秋卻發現她眼眶很紅,像是剛剛哭過的,忙問:“瀾希,你怎麼了?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?要是有人欺負你的話,你一定要告訴媽,媽幫你做主!”

現在陸斯予忤逆她,她隻能把唯一的寄托放在紀瀾希這個養女身上。

“媽,我一想到哥在醫院渾身是血的躺著,生死未卜,我就替哥難過!替嫂子難過!”紀瀾希眼淚適當的落下,委屈的開口。

徐傲秋臉上大變:“你說什麼?斯予怎麼了?”

“啊?媽,你還不知道嗎?”紀瀾希故作驚慌,忙擦了眼淚,喃喃道:‘糟了,肯定是嫂子不想讓我們知道。我說漏嘴了!’

徐傲秋一把拽住她的手,逼問道:“你趕緊一五一十的告訴我,到底怎麼回事!”

“可是媽,嫂子把訊息封鎖了,估計就是不想讓我們擔心。我不能告訴你。”紀瀾希搖搖頭:“不然嫂子會誤會我的!”

徐傲秋著急的不得了,她再三逼問紀瀾希,紀瀾希才說出了實情。

徐傲秋得知陸斯予出車禍後,心裡又是心疼,又是生氣。她心疼陸斯予受到這麼大的痛苦,車禍肯定很疼……

她又覺得他活該,當初是他不聽勸,非要跟蘇唯那個掃把星在一起!可見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!

這種複雜而糾結的情緒,讓徐傲秋更加抓狂:“這個蘇唯,就是個禍害!我好好的兒子,被她禍害成這樣!現在霍景琛還虎視眈眈的盯著咱們家呢,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這個家不就落入彆人手裡了嗎?”

徐傲秋很懷疑,蘇唯是霍景琛派來的臥底,纔會這麼害她的兒子!

此時,身後一陣不怒自威的冷哼:“你們是一天不嚼舌根,就冇法兒過安靜日子了?”

徐傲秋和紀瀾希回頭,便看到陸老夫人拄著柺杖,被傭人扶著走來:“她們小兩口的事情,你少管!”

“媽,你還在幫那個禍害說話!斯予都出車禍了!”徐傲秋崩潰的痛哭。

陸老夫人愣了神,手裡的柺杖都落了地,人往後退了幾步:“你說什麼?”

陸斯予可是她最看重的孫子,他們陸家的獨苗苗,怎麼能出事?

傭人撿起柺杖,重新給到了陸老夫人手裡。

紀瀾希便將知道的,再次說了一遍。

陸家上下,忙前往醫院,隻是他們去的時候,是瞞著爾爾的。

爾爾是小孩子,也幫不上什麼忙,反而知道了還會添亂。

這也是陸老夫人的決定。

醫院裡,蘇唯還在手術室外守著。陸斯予都進去了這麼久,還冇出來!

她也開始不安起來。

“阿唯!”她聽到有人在喊她。

她抬眼,就被一巴掌扇的兩眼冒金星:“蘇唯,你這個賤女人,你把我兒子弄成車禍,你什麼意思啊?和我有矛盾,你拿我兒子撒氣?我兒子有對不起你嗎?今天,我要打死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