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傲秋還想上前,但是被陸斯予攔住,她指著蘇唯,哭著看向陸斯予:“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你還在處處維護她?你這麼做有冇有想過懷了你孩子又冇了的瀾希是什麼感受?你知不知道她會有多難過?”

徐傲秋情緒激動,陸斯予看了看蘇唯:“你先回去。”

陸老夫人吩咐管家:“讓司機送少奶奶先回去。”

……

坐上車的蘇唯,還在消化著醫生所說的那句話,紀瀾希懷孕了,她有孩子了,那孩子是陸斯予的……

這對於她來說,真是個諷刺的訊息。

陸家司機在安靜的開著車,蘇唯卻忽然出聲道:“去南興路萬達廣場。”

司機有些為難,也有些擔憂她現在的狀態:“少奶奶,老夫人說讓我送您回家。”

“去萬達廣場。”蘇唯的態度很堅決,她倒是想去看看到底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為什麼紀瀾希好好的電梯不坐,卻偏偏坐了一部故障電梯,難不成她冇有看到電梯門前貼著的紙張?

她自己冇有看到,和她有什麼關係?憑什麼要她背這黑鍋?

司機在門口停車,蘇唯下了車對他道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說罷,她便走了進去,她直接來到了下午所到的樓層,去了那處洗手間,本來人比較的地方,因為發生了紀瀾希的事情,所以現在有很多人圍著,現場還被經常拉起了警戒線,並且,電梯也冇有清洗,地上竟然還全是血跡。

蘇唯看的頭皮發麻。

在現場找了一遍,卻冇有發現監控,所以當時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,無從考究。

最後蘇唯又到被圍著的電梯門口前去觀看,卻發現本來貼在故障電梯門上的那張提示紙張,最後卻被人貼到了完好的電梯門上,所以就是因為這樣紀瀾希纔會上錯了電梯麼?

可是到底是誰做的這件事,是惡作劇還是有意為之?

這個時候剛好有保安經過,蘇唯詢問了一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,那個保安也搖頭無奈的道:“也不知道是哪個人惡作劇還是將這紙張貼錯了,害的好好的一個人出了這些事,你不知道啊,剛被抬出來的時候,她渾身是血,尤其是下’身,真是太嚇人了,我們都猜測她估計是懷孕了,這下可真是太可惜了,孩子冇了……”

這件事現在完全冇有其他的證據,也就是一個無頭案子,所以徐傲秋想當然的會認為這是她所為的。

托著沉重的腳步回到陸家,陸老夫人和老爺子已經回來了,徐傲秋和陸斯予還在醫院陪著紀瀾希,估計今夜都不會回來了。

看起來陸老夫人是特地在等蘇唯的,她回來的時候,她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朝她招手:“阿唯,你過來。”

蘇唯走過去坐下來,陸老夫人開口:“你去了哪裡?”

“我去了萬達廣場。”

“你去看現場?”

蘇唯點頭:“奶奶,紀瀾希估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懷孕,我怎麼會知道她懷孕了,而且我並冇有動手做什麼,她出事的時候我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奶奶,我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