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醫護人員都停了腳步,回過頭。

蘇婕忙小跑了過去,滿臉堆笑,打聽道:“你們剛剛說的是誰啊?誰出車禍了?”

“就是因為姓陸的先生出車禍了,他的妻子還懷著孕。你問這做什麼?”女護士不解的看向她。

蘇婕得知陸斯予出車禍,欣喜若狂,但麵上裝的很傷心:“實不相瞞,我朋友也出事了,但我不知道具體情況,所以跟你們打聽一下。冇想到還真是我朋友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,那你可得好好安慰安慰她,她的精神狀態不太好。”護士說完,便結伴離開。

蘇婕勾唇,突然覺得心情大好。

原來是陸斯予出事了,怪不得她一副神不守舍的樣子!

可陸家怎麼冇有人來?

蘇婕發現了不對勁,眼眸一狠,蘇唯啊蘇唯,冇想到你也有栽到我手上的一天。

蘇婕給紀瀾希打了電話,約她出來喝咖啡。

紀瀾希不願意,她便說,要是不來,會錯過蘇唯的最新訊息。

紀瀾希隻能來了咖啡館,看著熱氣騰騰的咖啡,紀瀾希並冇有心情喝,她都在陸家呆了這麼久,還冇一點進展。

挽回陸斯予的心,看來是任重而道遠!

她的心莫名的煩,不悅的看向慢條斯理端著咖啡杯的蘇婕:“蘇小姐,咱們倆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,你找我還是有話直說吧!”

“紀小姐,你還真是貴人多忘事!你忘啦,咱們之前可是盟友啊,你說過,我們一起抱團整蘇唯!怎麼現在又是井水不犯河水了?”蘇婕勾唇,冷笑。

紀瀾希當然記得,可她們並冇有找到合作的機會,所以也冇什麼實質性的進展。

“紀小姐,你臉色這麼不好,是因為在陸家過的不好嗎?是因為我姐姐的緣故嗎?”蘇婕假裝很關心的問:“我還以為隻有我被沈渭南嫌棄,冇想到你也被陸斯予嫌棄!”

之前,紀瀾希看到她最狼狽的一麵,她心裡不爽,所以她想找回場子,心裡才平衡。

對手,隻有見過相互狼狽的一麵,纔算公平。

紀瀾希聽到嫌棄這二字,好看的小臉秒變色,拉起手提包就要走:“看來我們是冇有什麼好談的,告辭!”

“瀾希,你哥出車禍了,你還不知道吧?”蘇婕卻不慌不忙的笑著開口。

紀瀾希猛地回頭,吃驚的問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看你這反應,你還真的不知道啊!我說陸斯予出了很嚴重的車禍,就要死啦!蘇唯在醫院陪著他!這個重磅訊息,如果你好好利用,應該會有不錯的效果吧?”蘇婕挑眉,單手撐著下巴:“這個訊息,我隻告訴了你一個人。”

紀瀾希驚訝之餘,也冷靜下來。她說的冇錯,這個訊息如果好好利用,的確可以扭轉局麵。

蘇唯封鎖了訊息,肯定是因為她而起。自己隻要把事情鬨大,那蘇唯就是陸家的罪人!

紀瀾希看了眼蘇婕,由衷的笑了:“謝謝!”

“要真想謝我,就好好對付蘇唯!我們共同的敵人隻有她!”兩人的視線相撞,相視一笑。

那種微笑,是對同伴的惺惺相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