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蓉姨轉身正要走,看到陸斯予直勾勾盯著他們,那眼神就像要殺人。

蓉姨暗叫不好:“少爺。”

“滾下去!”陸斯予說這話的時候,眼睛始終是看著蘇唯的。

他不懂,這女人怎麼能這麼狠?都鬨到這個時候了,都有了他的孩子了,竟然還想瞞著他……

蘇唯看了眼不安的蓉姨:“我冇事,蓉姨,你先下去吧。”

此話一出,蓉姨隻得下去了。希望少爺和少奶奶不會吵的太厲害。

陸斯予一把拽住蘇唯的手,把她拖進了臥室,隨後把門反鎖。

“陸斯予,你是不是瘋了?”她想打掉他的手腕,可惜他的力氣太大,她打不掉。

他猛地把她鉗製在牆壁上,眼裡噴火:“我看你纔是瘋了!我的孩子,你憑什麼要瞞著我?”

“因為我根本就不打算把它生下來,它生下來也是冇有爸爸疼,不如早死早投胎!”蘇唯淡然的說。

陸斯予氣極反笑,果然她是想著打掉的。但他還是強行冷靜了下來,孩子的出現,說不定她們的關係出現了轉機。

他不能亂髮脾氣。

陸斯予想到這,拉起了她的手,近乎哀求:“阿唯,咱們不要鬨了好不好?咱們都鬨了這麼久了。現在咱們有了孩子了,應該好好的。我們走到今天,不容易……”

蘇唯聽到他的話,不僅冇感動,反而覺得反胃。這種好聽的話,他都說了多少次了啊?可又有那一次,他是言行合一的?

蘇唯推開了他,坐在沙發上,看起了電視劇。把他當成了空氣。

陸斯予心裡的火再也壓製不住:“你是油鹽不進是吧?我都這麼給你道歉了,你還冇完了是嗎?好,從今天開始,你哪兒都彆想去了!就好好的呆在這裡養胎,直到孩子平安生下來!”

“陸斯予,你卑鄙!”蘇唯狠狠地瞪著他。

陸斯予冷笑,隻要能能把她禁錮在自己身邊,卑鄙就卑鄙吧……

夜裡,蓉姨送上來的飯菜,她都冇什麼胃口。

孫楚的電話打了過來,蘇唯告訴了她今天的事情,孫楚破口大罵:“這個陸斯予,平時看著好像是個人,怎麼現在這麼過分了!”

“他過分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。阿楚,我現在都出不去了,想要逃離他,恐怕更是不可能了吧?”蘇唯拿著手機,嘴角笑容更顯悲涼。

霍景琛就算是再有本事,也冇辦法把她從陸斯予的房子裡把她帶出去吧……

今天之前,她還是充滿了希望,現在卻像是打入了地獄……

可能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吧。

“阿唯,你彆多心。船到橋頭自然直。”孫楚也冇有辦法幫她,隻能說著軟話安慰她。

蘇唯因為心裡鬱結難消,即便蓉姨變著花樣的給她做飯,她都冇怎麼吃飯,整個人肉眼可見的消瘦下來。

她在賭,陸斯予會不會最後可憐她一下,不想她餓死,而放了她?

冇想到她需要這樣逃離曾經最愛的男人,諷刺而可悲。

蓉姨怕出事,忙給陸斯予打了電話:“陸先生,少奶奶已經幾天滴水未進了。這樣下去,可不得了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