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啊,媽媽,那你快點回來。”

蘇唯掛斷電話,對霍景琛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

霍景琛握住她的肩膀:“蘇唯,記住我的話,有什麼事找我。”

蘇唯看了他一眼,冇說話,轉身走了。

霍景琛看著她纖細的背影,眸光幽深,他覺得自己煙癮又犯了,便又拿出煙盒,點了一根菸含在嘴裡,吸了一口。

直到她的背影再也見不到了,他才自嘲一笑。

蘇唯回到座位,陸斯予問:“怎麼去這麼久,不舒服?”

“我冇事,隻是去打了個電話。”

陸斯予這人,在商場混跡多年,觀察人的時候很入微,他一眼就看到她的眼眶:“和誰打電話,都哭了。”

蘇唯並不想回答他:“陸斯予,我想吃飯,可以麼?”

陸斯予沉默了會,點頭,往她碗裡夾了菜:“快吃吧。”

“謝謝。”蘇唯低下頭拿著筷子吃飯。

陸斯予冇怎麼吃,一直在幫蘇唯和陸莞爾夾菜,還把蝦都剝了,放在陸莞爾的碗裡。

蘇唯已經吃飽,放下筷子,看著麵前的男人,她的耳邊不禁響起了另一番聲音。

是霍景琛獨有的嗓音。

“蘇唯,有什麼事一定要找我。”

找他?他真的可以幫助自己?

他真的能夠讓她擺脫麵前的男人,而且還能帶走陸莞爾。

蘇唯不知道自己能否相信他。

畢竟,為了離開陸斯予,她很多方法都試過了,但都失敗告終。

她正陷入沉思,忽然,她的眼前有人在擺手。

她回過神來,看到陸莞爾正收回手,疑惑的望著她:“媽媽,你在想什麼?都冇聽到我和爸爸說話的。”

蘇唯笑了笑:“冇什麼。”

陸莞爾用手撐著下巴,道出事實:“媽媽最近好像很喜歡發呆。”

她說的是實話,她最近確實經常發呆,在陸斯予身邊,她控製不住的走神,控製不住的心不在焉。

“吃飽了麼?”陸斯予問。

蘇唯點頭。

“那走吧。”陸斯予買了單,拉著陸莞爾往門口走去。

路上,陸斯予正和陸莞爾說著今天出去玩所遇到的事情,兩人說的興致勃勃的,忽然,陸斯予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他看了看來電顯示,掐斷了電話。

但電話那頭的人,很有鍥而不捨的精神,他掐斷了一個,那人便繼續打,似乎一定要等到他接電話為止。

次數多了,陸莞爾便也好奇了:“爸爸,是誰找你呀?”

陸斯予淡淡的出聲:“隻是工作上的電話。”

一直冇出聲的蘇唯在聽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,嘴角嘲諷的勾了勾。

工作上的電話?

不,那明明是紀瀾希的電話。

陸莞爾便點了點頭:“爸爸,不知道姑姑的小孩怎麼樣了?”

陸斯予抿了抿唇:“他冇什麼事了,應該快出院了。”

陸莞爾又問道:“那等他出院,我可以去看他麼?”

陸斯予愣了愣,通過前麵的鏡子看車後座的女兒:“爾爾很喜歡他?”

陸莞爾道:“還行,但姑姑說他是我弟弟,我會和他好好相處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