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陸斯予哪裡會這麼簡單就放過她,她越是這樣的漫不經心,他便越是要引起她的一點點注意,哪怕是討厭,是恨也好。

他是覺得自己魔怔了,都是被這個女人逼的。

他是覺得自己瘋了,也都是這個女人逼的。

他覺得,哪怕他們兩個餘生都這樣過,哪怕不死不休,他都不可能放過她。

誰叫他根本就擺脫不了她?

誰叫他根本就不可能放手?

他單腿跪在床上,一手將她從床上撈起來,一手去脫她身上的衣服。

她不肯,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服,瞪著他:“陸斯予,我很累了,我不想要。”

陸斯予看著她:“蘇唯,我也很累了。”他薄唇覆到她耳邊輕聲道:“但是我想要。”

蘇唯知道這個男人故意這麼對她的,為的就是所謂的懲罰,所謂的給她一點點教訓而已。

誰叫她這樣的不聽話,誰叫她這樣的不在乎他!

他覺得她給他造成了傷害,所以怎麼也要在她身上討回來一點點才行。

他力氣很大,蘇唯掙脫不開,卻也不想就這樣讓他得逞,她思緒一轉,眼角就劃出淚水了,她眼睛和鼻尖都紅紅的,看起來楚楚可憐的,她聲音更是哽嚥到不行:“陸斯予,我知道你就是不想我好過,所以你要這樣的強迫我。”

她從前不是愛哭的人,這女人倔強的很,哪怕被他怎麼傷了,她都不愛哭。

可是陸斯予發現,如今,她變得愛哭了。

和他爭執的時候,動不動就哭。

陸斯予不知道她是變得這樣的脆弱了,還隻是因為她故意這麼做的,因為她知道自己在他麵前示弱,總能讓他心疼,總能達到自己想要的。

如果她是故意這麼做的,陸斯予可以說,她將他的心思拿捏的很準。

相比於她的無動於衷,他倒寧願她能夠有點感情一些。

他寧願她哭,哪怕她並非真的在哭,哪怕她隻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。

是真是假,陸斯予此刻說不出,可是,他還是心疼了。

伸手幫她將眼角處,臉頰處的眼淚抹乾淨,他道:“彆哭了,我先去洗澡,你先睡吧。”

蘇唯在他轉身的瞬間,詭異的笑了笑。

他卻在這個時候,又轉過了身,她嘴角的笑容甚至都還冇來得及收回去,被他捕捉到,他笑了笑,又走了過來,低下頭,捏著她的下巴,凶狠的吻她。

吻畢,他道:“小騙子。”

望著他去浴室的身影,蘇唯用手擦拭了一下嘴角,她眼睛處的光芒變得有些諷刺。

她一點也不喜歡“小騙子”這個稱呼,那是情,人間最親昵的稱呼,她不喜歡他用在她身上。

他們不是情,人,他們隻是一對怨偶而已。

聽著浴室傳來的水流聲,蘇唯迷迷糊糊的又想了許多事,終於是支撐不住的睡著了。-